昨天有幸被教練指導。



坐在一方棋盤前,旁邊擺著一杯茶。手上是兩張昨天下的棋譜。



在覆盤講解之前,我們聊的是棋界的生態,棋院的走向,學生的學習情況…還有個人的規畫等等。突然話鋒一轉,老師問我一個問題:妳覺得對妳而言,學圍棋,妳要到多少棋力,才算是能夠全盤地了解圍棋的內涵?才能夠深入地體會到圍棋價值?



”呃…。”好問題。真是個大哉問啊。這個問題我也不是沒想過。起碼有個初段證書,對女生而言…很不賴了吧?!~我基本上一開始設定的五年計畫,是達到二段。



”有一個目標的立定是很重要的。”老師接著說。”基本上雖然說現在的孩子學棋,目標不會是靠圍棋,或是成為職業棋士來吃飯。可是因為後進被大量培養,未來不見得有好工作的時侯…很多人選擇成為圍棋老師,是自然而然的選擇。我知道妳有多方面的才華,可是如果妳要選擇的話,有一個能夠讓妳依靠的專業,是相當重要的。”



我心裡其實有一個聲音說…一定要是圍棋嗎?我驕傲的想。我一定得要靠圍棋吃飯嗎?這裡就會是我的一輩子的依歸嗎?我自已都不完全地確定。



”呃…。”我不好意思地說。”目標…二段?”



老師笑了笑。”我認為對於男生來說,要有六段的實力。七段台灣管制很嚴,不好升。男生如此,女生可以鬆一點,這是個提示了。妳覺得女生要幾段呢?”



”三段…?”我說。



”不,少了二段。我認為女生要有五段,才有競爭的本錢。夠大概三十年用了。有五段的實力,人家對妳的敬重,妳說話的份量,家長對妳的期待,學生能夠仰望妳的學習年期,都不一樣的。”



”五段∼?!”我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台灣有五段實力的女生,大概用不到二隻手就數完了吧?



腦袋裡開始出現很多的雜音…老師是不是因為自已是職業棋士,就要求特別高呢?棋力是很重要我知道…可是會重要到,要有五段的實力嗎?五段耶∼那是多少的青春歲月啊?我一點心理準備也沒有。



我有那個天份嗎?我有那個才能嗎?我有那個本事嗎?我有那個時間和耐心嗎?我有那個對圍棋的熱愛和堅持嗎?最重要的是…有那個必要嗎?



”這位小姐…妳有信心自已能夠達到五段嗎?”老師眼睛直視著我。



”我…”我心虛的低下頭,佯裝思考的模樣。



”如果靠我自已當然是沒辨法…”我回答。”可是如果有像您這樣的好的老師的指導,有環境的影響、我又持續有在好好用功的話…”我抬起頭來…”應該是有可能的吧?!∼”



”嗯∼。”老師點點頭。”妳不用擔心。妳會被拉著上來的。這段過程…等到妳達到了五段的實力的時侯,妳對於圍棋境界的體悟、各種性格和心理上的操練,就會夠讓妳了解圍棋了。…是值得的。”



”是的,謝謝老師。”我心裡想,為什麼這一切從老師的嘴裡聽起來,好像做起來就是如此輕鬆又簡單的感覺。



可是當我在一題又一題的詰棋題目裡苦苦爭扎的時侯,在我困在棋盤內苦思良策的時侯,在我每當遭遇信心的瓶頸,進退不得的時侯,在我每逢頻頻輸棋的夜晚,被惡夢驚醒的時侯,…我自已知道,這是一條什麼樣的道路,是既寂寞、又辛苦的。



需要自已不斷地檢視、重振信心和勇氣,在關卡上不斷地熬練又熬練,不斷地面對自已的弱點;需要去洗練再洗練,洗出面對輸贏的練達和心胸、加上用功、執著、認真…不放棄…。我得要面對恐懼的巨獸、面對懶散的蛇、面對懷疑的毒蟲、小心停滯不前的流沙、面對啃食自我信心的蟻蟲、越過如輸棋挫折感般的重重高山、制服粗心的野馬和貪心的猴子。我更得要擒殺驕傲自大的獅子還有設下羅網自我設限的蜘蛛女妖。



五段嗎?∼現在聽起來,是那麼地遙不可及。我對自已笑了笑。我是不是對自已太沒有信心了呢?給自已太低的標準了呢?還是,我根本對自已,沒有這樣的信心呢?如果我都還自已沒有這樣的信心,那麼,誰會對我有信心呢?



直到我看到這篇文章。摘自”活出美好”一書。





我看到的是,在得到之前,先看到,在看到之前,先相信,不管那個目標是什麼。如果連我一開始就根本不相信…那麼,我連一點機會都沒有。



---------------



第一章:擴大你的視界-想像你的成功。



從孩提時代,泰拉。霍蘭德就夢想著有一天能當選美國小姐。在一九九四年,她參加佛羅里達州的選美大賽,並且贏得亞軍。她決定第二年再試一次,於是參加相同的比賽,也再一次拿下相同的名次,第二名。泰拉沮喪得幾乎想要放棄,但是她沒有這麼做,她繼續專注在目標上。



她決定改變自已所處的環境,所以她毅然地搬到堪薩斯州,並且在一九九七年參加選美,贏得堪薩斯州小姐的頭術。同年,她繼續代表堪州參加全國選美大賽,並且贏得美國小姐后冠。泰拉看見自已的夢想實現!



在選美後的一次訪問中,有人問泰拉成功的祕訣。她坦承,當初一連二年的比賽失利後,她一度想要放棄。然而,她沒有。不但如此,她去借了上百捲各種選美比賽的錄影帶,不論是州際的、國際的、妙齡小姐、世界小姐等…然後回家一遍、一遍地反覆地觀看。



當泰拉看著每一個奪魁的佳麗戴上后冠,她想像著自已置身在相同的舞台上。她想像著自已封后的畫面,想像著自已從舞台走向觀眾接受掌聲和喝采。泰拉說,看著自已成為一位優勝者,就是她成功的關鍵。



另一位記者問她,當她在著名的美國小姐悠揚樂聲中走下舞台,向台下和電視機前數以百萬計的觀眾揮手致意時,會不會很緊張?



泰拉的回答很有意思:不會,我一點都不會緊張。她說:你看,我在之前,已經走過這段舞台階梯千佰回了。



你是否也走過這段舞台階梯?還是對著自已說,不,好玩就好,這樣就可以了,反正,志在參加,不在得名?你有一個這樣”一定做的到”的堅定態度嗎?你是否看過自已成功的模樣?



太多的時侯,我們陷在自設的羅網中,想著自已已經到達了極限,我們沒有真的擴張自已的信心,不相信會有更大的、更好的。



這就是阻攔我們得到我們想要的原因。要期待上帝的賜福,開始期待晉升,期待不可思議的加添。直到你學會擴大視野,用信心的雙眼預見未來,換句話說,你必需在想法上預留空間,然後上帝會加添進去。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倫 的頭像
雪倫

展開屬天翅膀 如鷹展翅上騰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