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歡迎一同展開鳳凰女的冒險世界!
喜歡這些文章嗎?歡迎免費訂閱文章更新(左邊欄位輸入E-MAIL)或是進入FB的連結後按讚,加入FB粉絲團! 本部落格的文章僅僅只代表我個人的經歷和見證的記錄集,目的主要是為了記錄自已的成長過程及反思學習心得,方便在未來提供給自已做前後對照及參考用。既不代表任何屬靈成長的實際標準,也不足以反應出全備的真理。任何的屬靈經歷仍需被長期察驗,並且真理必須回歸聖經為最終的準則。
本文接繼前文,請先欣賞”藝術圍棋”: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playgo/3/1297383178/20071025012213/#centerFlag







前兩天約了長清的馬老師,到八德路看我們精心營造環境所創造出來的相片。攝影師很用心,居然拍了九十幾張。





這些照片真的得來不易∼!攝影師額外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和精神,為了一圓我心中的夢。而且後來得知,因為我們忘了付”封口費”,使得外拍那天所跟拍的助理和造型師的多口,讓婚紗店的老板相當地生氣。他責怪劉Sir為什麼要對客人那麼好。



「對客人好,有什麼不好的呢?」劉Sir輕輕地一聳肩。話語裡的輕鬆語氣,掩藏不過那份意見不同所產生的衝突下,他所承受的壓力。



什麼也沒多表示,也沒有邀功的態度。只是淡然微笑。這份責任,他扛下了,這份豪情和義氣,我欣賞∼!




透過電腦的畫面,細緻和精美,典雅和清新,透過孩子們的笑容和簡單的棋型,豐富地表達了出來,我們不時地發出類似「哇啊∼!」之類的感嘆聲。看完了專業級的成果,再來就是欣賞我當天的側拍花絮。



「不愧是專業的攝影師、行家級的設備和正點到不行的打光∼!」我讚美道。





人家拍圍棋,一條線就是一條線。棋盤的格子在縱橫之間,條條分明。我拍照,一條線總老是拍糊成兩條線,好像我的照相機,得了嚴重的閃光毛病。在一旁側拍的我,失敗率頗高。因為最好的角度讓給了專業的攝影機,我只能在一旁,在不甘擾攝影師和小心不要入鏡的情形下,盡可能地抓拍到最好的角度。



但是回家仔細檢視之後,發現失敗率之高,不是沒有原因。不是孩子的表情沒有抓到,就是老是不小心照到誰的腳、或一旁的雜物;不是不小心小朋友有突然地動作以致於難以定焦,就是自已手不夠穩,老是晃到。防手震的這個功能,真的是非常必要的發明啊!


雖然失敗頗高,但是因為有構思在先,某幾張我特別挑出來的精選圖,獲得馬老師的連連叫好,又是盧又是拗的,要我的側拍精選集。



「唉呀∼妳就送我嘛!」難得看到馬老師像是台下的小朋友一樣,在椅子上不停地扭動著。



「那∼可不行。」我笑笑。



「別這樣嘛∼好啦,送我啦∼」



「沒的事∼!」



「哎噢∼好啦∼!」



「你都拿這麼多張了∼!我已經對你超好的了耶!」我說。



「唉又,妳這幾精選張我超喜歡的嘛!妳真的好會照哦,很能抓住我要的那種感覺,送我啦!」馬老師說。



「嗯哼!」我得意到不行。轉頭跟我的準老公說「撐這麼久其實就是想要多聽一點讚美∼!」



「唉啊∼大美女,真是個大才女啊∼!!!」馬老師真是一點就通。



「哎哎哎…語氣好像少了點兒誠意哦∼!」我鬧著馬老師。



「好嘛好嘛,送我啦∼∼!」



「我這樣是不是有點壞?!」我轉頭顧左右而言他地對著助教老師小童說。



「呃…有一點。」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說。



「嗯,謝謝!」我滿意地點了點頭。



「別這樣嘛∼好啦∼」馬老師簡直快到地板上去打滾了。





想到平時馬老師在上課的時侯總將小朋耍得團團轉的模樣,有機會能反過來角色玩玩馬老師,我還挺樂的。是不是有一句話叫什麼「玩人者,人恆玩之」來著?!



請參考: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playgo/3/1268206241/20060429213714/




「那…我再加兩仟!」馬老師下了狠心了。



「不行。最少五仟。」



「哎喲∼!」馬老師發出哀豪聲。「那…就這五張就好了,行不行?!」



「行∼!一張一仟。」我毫不鬆口。



一旁的小童助教和我的準老公繞富興味地看著我們的鬥嘴。這互不相上下的程度,比一盤激彩的棋還剌激。雙方討價還價,你來我往。假裝看著接下來的照片,馬老師就是心繫著那幾張他為之動容的照片,不肯放棄。如果說下圍棋需要纏功的話,那難怪人家是鐵錚錚的六段!





「好啦好啦∼!」我說。「其實你不用盧成這樣,我也會送你的。」



馬老師笑開了。「唉呀,妳可真是大好人!」





「但是…」我把話接完,「有個忙想請你幫。」



得到了他們全副的注意力後,我說明了我在圍棋的進修上遇到的困境。請教需要怎樣的突破,我這半年的規劃等等。因為明年七月要出國,一去就是五、六年,最後會不會回到台灣來生根落腳,誰也不知道。加上因為籌辨婚禮、學習華語課程師資班的緣故,在圍棋的教學和進修上被中斷,雜務太多,天份不足,學習的量和質都不夠,加上自我在學習上的盲點,在在讓我挫折不已。


「簡單的說,就是兩個方面,一個是教學資源上的協助和整和,另一個部份是證書的取得和棋力的提升。」我詳細地解釋著。「我學棋學了那麼久,雖然在台灣的職涯被中斷,可是能夠有機會的話,我也希望即使在異鄉,也能適時地發揮所學。可是海外的資源和教學經驗,不會有台灣豐富,這部份,需要你的協助。」



「這沒問題。」馬老師承諾。「我在教案製作方面,動作很快,海外覆盤只要善用軟體,也不成問題。很多的網路學習資源,也垂手可取。」



「比較麻煩的部份是棋力提升。」我搖了搖頭。「我試過了,我知道自已不是能靠自制力和自學而能有成的人…,我沒那麼聰明。可是我需要升段,才能申請到教師證。」



中華民國圍棋協會的教師證,有甲乙丙丁等等不同的等級,一般而言,就像是單老師所言,長清的老師根本沒人要求要有一張教師證。沒有教師證也能教學,圍棋老師很少人覺得這個有必要去申請。



如果我仍在台灣發展,我當然不需要教師證。可是異地殊途,我需要和世界各國的人競爭,有教師證在手,做為敲門磚,總是方便些。單老師答應當我的推薦人,可是棋力部份,我想要靠自已實力。



「我知道我的棋力已夠,」我說。「可是用推薦的方式,我心裡頭過不去。花拳繡腿,耍耍漂亮招式容易。可是我想要的,是更深的實力。吸引人的注意,用照相機就行,可是用眼淚堆砌鍛練起來的實力,可是珍貴無比。」



「嗯。」馬老師點頭。「在我當初知道妳的規劃之後,我相當地驚異。我那時很想問妳一個問題,這樣做,放棄了妳在台灣這邊的努力和累積,妳難道不會覺得遺憾嗎?從新聞台看得出來,妳用極大的熱情和心力在努力和經營。這,相當地不容易!!」



「遺憾嗎?」我笑笑。「我怎麼可能會不遺憾?!」




就是這份遺憾,讓我對於這份求婚,認真考慮也認真拖延了將近一年。就是因為覺得可惜,所以我遲遲難以下定決心。可是放眼望去,我問自已,若是二十年後,我徒有工作成就,卻沒有伴侶和家庭,我想,我會更遺憾。不說別的,光是在棋盤上,就沒有最好的選擇,只有相對而言較好的選擇。單單一場棋局,要能防守又能進攻,要有效率又要有實利,又要厚實又能輕盈,面面俱到,談何容易?!棋局當且如此,人生,會比棋局簡單嗎?



我當然知道這一勝負手下去,情局難以判定。要冒的風險很多,捨棄的難以再回頭拾取。可是棄小就大是常理,而大小的價值判定,難道都不是在自已的心底?棋局可以下壞了,隨時再來一局。人生走壞了,浪費的光陰,卻是萬金難以換取。





「是啊…。」我說。「學了圍棋這些日子,價值難以估計。它讓我成為一個更為腳踏實地的人,改變了我的個性,讓我能更忠於自已。如果說要讓我沒有任何遺憾地出國的話,我想,就是要好好把握住出國的時間,充實自已,不枉費我花費了這樣的心血和努力。」





「妳現在棋力多少?」



「LGS上3K*,偶爾到2K*。」我說。「初段是最少,三段是目標。這樣,我才覺得對得起自已。」



「一到三段其實很快。」馬老師說,「其實是差距不大的一段能力。段位證書不能代表什麼,棋力其實看網路的級數最準。以LGS來說,1K*若站得穩,三段絕不是問題。這部份,我能夠幫妳。」








「真的嗎?」我聞言,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有良師願意挺身相助,憂的是自已的時間和天份,能不能達到我的設定?



「時間很短哦!」我說。「我曾經在去年,有花上了一段時間想要衝剌,可是代價付了,卻是毫無結果,令人氣餒不已。我的教練可是內功深厚的台灣棋王吶,名師居然出低徒,我懷疑自已的天份是不是很差,所以才停滯不前。」



「周老師的格局宏大,他的根基深厚,內縕豐富,別說妳,就連四、五段的人,也有時難窺其意。」馬老師解釋。「我常和四、五段的老師們講周老師的棋,可是對於周老師的觀念,都要再三地咀嚼,才能勉通其意。更何況是妳?不是妳太笨,是周老師發的功力太深,不是妳能接收的了的。」



「但是很重要的是,」馬老師說:「妳如此有幸,在這麼早的時侯,就被打開了境界,拉高了格局。這樣的深厚基礎,帶來的正確的方向,好處是難以估量的。我常想周老師真的是個天才!他用如此簡單的理論和觀念,將如此複雜深奧的東西濃縮成幾條簡單的原理,這樣的成就是驚人的。妳已經有了這麼好的東西,別輕易地拋棄!重要的是,如何落實和應用,這方面才是要關注的課題。」



「嗯。」我點頭同意。「周老師的底子深厚,尤其是在棋道文化和實戰經驗上,有著豐富的寶物待挖取。之前我的個別課,著實受教不少。但現在時間實在緊迫,要大師陪我練蹲馬步基本功,我實在是過意不去。」


「妳現在的程度,需要的是實際能力的操練。」馬老師說。「訂目標容易,可是完整的時間表和計劃,可得要有明確的搭配才行。」





說到時間的安排,總是碰到瓶頸。馬老師週休零日,而我平時的工作就已經頗為繁重,加上週未二天都在上師訓,還有平日婚禮的預備,切出一個可行的時間,也頗為不易。



我嘆了口氣,羨慕地看著能天天跟圍棋為伍的助教老師小童。「能夠有時間,好好地什麼事都不用管,只是單純地、好好地下盤棋,真是件幸福的事情。」有時間不見得有心情。有心情也不見得有體力。可憐的成年人啊,被各樣的要求壓迫,找不到一個清靜之地。



一旁的準老公開了金口。「妳這樣,會沒有休息的時間的。要不要等到華語師資班先告個一段落,再開始密集的受訓?」



「好是好,只是我擔心,一陣子沒有碰棋,失去的棋感,再下要恢復不易。」我說。



「妳先一次忙一件事情吧。」馬老師提出建議。「那我們年底再開始也行。既然要學師資,就該好好地專心。」
「妳放心,以妳現在的程度,需要的只是一些整合而已。」馬老師安慰著「怎麼?瞧妳的眼神一副不相信的樣子?放心吧。時間可以再約,沒問題的。」



「是啊。我現在,也只能相信你的承諾而已。」我笑笑。





我知道,為了這個計劃,我會有一陣子自討苦吃的日子。可是如果不這麼做,我心裡就是知道少了什麼。做了不一定有成果,不做,卻一定有遺憾。



就讓我為了這個心願,再加一把勁兒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倫 的頭像
雪倫

鳳凰女的冒險旅程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進藤光
  • 好執著的意念~

    目標明確 儘管或近或遠
    只是..行遠必自邇
    起手下棋 接以檢討 然後 循環自在..

    重點總是實際地在盤上爭鬥..

    沙場名將 要戰場 更要戰績 才以成名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