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看妳的這幾盤棋,真的,妳還頗強的吶,可以跟3K下成這樣,並沒有退步太多。」



「嗯,這二天漸漸恢復一些棋感,開始逐漸順手起來了,不過攻殺方面,還有許多經驗不足的地方。」我說。



「我發現,妳的棋有靈魂吶。這樣真的很棒。」



「有靈魂?」我笑了。「這是什麼意思?」



「妳對自已的棋有想法、有構思。而且會執行妳的構思,這並不容易。很多人下棋,只是下技術、這樣應、那樣應。問他為何這樣下,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呵…那是因為…」我笑一笑。「被罵多了吧。」





這真的要感謝周老師之前的訓練。對於自已的棋要有想法和構思,提出自已的判斷和原則來進行棋局,這才是所謂的邏輯訓練。將構思應用在棋盤上,加以檢討和查驗。結果正確不正確是另一個查驗的指標,可以加強或是周整自已的思維模式並且加以改正,絕不能一股腦兒的、毫無章法地亂下。這樣一盤過了一盤,錯誤依舊,就算是贏棋也是一時好運。邏輯不對,又怎能長棋呢?







「妳現在的確是頭大身體小。根據日本棋院的調查中,發現雖然輸贏差距都小,例如有半目、一目的輸贏,但是百分之九十的輸贏,在中盤就能預測了完成了。這就是說,在佈局和收官階段,和棋力相同的人,出入都不會有太大的落差。真正要能決斷勝負的關鍵,其實是在中盤。」





「嗯。可是周老師告訴我,佈局是基礎,很多的問題是在佈局階段種下來的。」



「那也是。可是我們現在講的是一個平均的綜合棋力。我們舉李昌鎬做為例子好了,身為圍棋世界的第一人,妳知道嗎?他的收官不是最厲害的、剃刀也拿不過小林光一、佈局也不是第一。可是他卻是圍棋界的第一人。很簡單,因為他不會在佈局下到一百分,中盤卻偶然出現暴投三十分。他的棋,每一手都平均厲害,最少七十分以上的水準,絕少有暴投的情形。」馬老師說。「像我們的棋,為什麼還不夠穩定,因為會有一百分、五分和三十分的綜合平均。可是你想,中盤攻殺如此激烈,容忍得了一子的暴投嗎?當然不行。這一子也許就是全盤的輸贏關鍵。」



「我懂了。所以我現在的棋,只算是馬老師說的書房棋。佈局很好、打起來有模有樣,可是卻老是輸。經不起考驗,就是因為中間這一段太弱了。」



「對。中間這一段,就是木桶中,太短在漏水的木條。將它補高了,棋力就起來了。可是…」馬老師笑笑。「攻殺和盤數是基本功,沒有人能替你蹲。就像是古代的高手練功夫,招術都是最後練,一教就會只需領悟,可是殺力和肌肉的力量卻是需要時間來累積的。這可不是像古代的功夫片,我可以將幾十年的內功過給你這樣簡單容易就行。扎馬步、挑水,各式的訓練只為了訓練力氣,這一掌這一劍的力道,就不是花拳繡腿的招式可比擬。這些就需要靠你自已了。」


∼關鍵怯戰∼



「這一步為什麼要讓?黑下B直接斷就行。」



「呃…因為我也怕被斷,被衝進來。」我說。



「你們互斷,白棋在黑的優勢範圍內,而且是弱棋,怕什麼呢?當然要勇敢地斷下去。」



「呃…」



「我發現,妳這幾盤棋,有好幾次出現這樣的問題。在雙方攻勢正烈的時侯,妳會無意識地退讓,不正面迎戰。」



「馬老師好眼光。這個困擾我已久了。這非技術面的問題,道理我也知道,可是就是調整不了。也許是心理層面的問題吧。」



請參考文章: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playgo/3/1284899176/20070424221937/#centerFlag



以及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playgo/3/1283937335/20070410222858/#centerFlag



還有: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playgo/3/1282563148/20070330234655/#centerFlag



「綜合棋力真的很重要。原來計謀要正確、方向要對,力氣也要夠才行。對於這一點,我自已很感無力吶。」我說。



「別擔心。」馬老師說。「我之前和單老師,有一陣子為了集中訓練小朋友的戰鬥力,專門開發了一些題型來應用進課程。下禮拜,我們就從這裡著手吧。雖然妳在佈局的優勢下累積了很多的地,可總是被這樣的心態影響而一再退讓,東退一些、西讓一點,就又都回去了,妳現在經不起這些損失啊。」






黑下B,既可守、又可連接。維持住力量,好將白棋關在門外。
乾脆下B把114白棋吃了算了。
這又是被害妄想症的後果。自已以為下A,損失二顆子可以免去黑棋一條龍被斷的危險。可是其實損失的更是加上另外三顆子,加起來有二十目的棋。如果說我們不加以退讓,下B點,既無損失,又可把另外那兩顆白棋給吃回來,利得不少。這一退讓,就是整盤棋輸棋的關鍵了。


全局完整圖。



創作者介紹

鳳凰女的冒險旅程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