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歡迎一同展開鳳凰女的冒險世界!
喜歡這些文章嗎?歡迎免費訂閱文章更新(左邊欄位輸入E-MAIL)或是進入FB的連結後按讚,加入FB粉絲團! 本部落格的文章僅僅只代表我個人的經歷和見證的記錄集,目的主要是為了記錄自已的成長過程及反思學習心得,方便在未來提供給自已做前後對照及參考用。既不代表任何屬靈成長的實際標準,也不足以反應出全備的真理。任何的屬靈經歷仍需被長期察驗,並且真理必須回歸聖經為最終的準則。

把神供應給人.jpg  

上圖:取材且修改重新編輯自網路資源(水深之處)圖庫

從聘牧過程的學習與省思

最近我們在卡加利的教會也在進行聘牧的過程,有一位侯選人來應聘牧委員會的邀請,花一個週未的時間來拜訪我們教會,也在主日的中英文二堂講道。特別在週六晚上開放給弟兄姐妹參加和侯選人互動,我和老公在前一天討論該去不該去。

『我看別去了。』我老公說。『醫生不是叮矚過妳要少走動、別負重、多休息嗎?妳閃了腰受了傷,休息都來不及了,怎麼去?再者,還要讓妳作菜提重什麼的,對妳負擔太大了,我看在家休息對妳比較好。』

老公考慮的有理,我同意了。可是第二天早上晨起靈修,在安靜的時侯,聖靈極細微的提醒進入了我的意識:『妳不是還有已經事先烤好預凍起來的幾條香蕉蛋糕放在樓下的冷凍庫嗎?

我意會過來了…我覺得有催促的力量鼓勵我去。我想了一想,告訴我家老爺說:『我覺得去的好處不小,錯過挺可惜的。除了這個聘牧的結果對我們教會很重要之外,我們現在也正在經歷這個過程,以往從來都是我們被面試,被問問題,從來沒有從會友的角度問侯選人問題過。我覺得換個立場來學習人家侯選人如何應答,會眾怎麼反應,應該是非常難得可貴的機會!』老公認同了我的意見。

道講得如何?

在這之前,我就看過這位侯選人的講道影音…說實在話,我沒有看完…大概就聽了十分鐘左右就睡著了。有一個比喻我實在不太認同,以及這個講道長度(大約一小時零五分)令人不敢恭維之外(我有個個人觀察總結出來的理論:一個牧師的講道(特別是年紀越大)長度通常和他的自我Ego大小呈正相關。因為聽眾的注意力長度其實有其限制,塞太多東西使得訊息變得更糢糊更難消化,就不是站在聽眾能否充份消化吸收的角度在著想考量,而是站在自已想要多發揮、多表現的立場來考量, 我聽一些世界級的講員,平均長度都能控制在四十分鐘左右。當然這有例外,比方說剛出學校的神學畢業生也有可能因為沒有自信,試圖講太多東西來撐起自已的信心以致於不懂得控制時間。)他的道也實在沒有什麼令人印象深刻之處。後來聽同組的一個姐妹交流,她也認為他的道實在是講得一般般。不過話說回來,許多的牧師的優點不見得都是在講道上,而且會講道不見得就會牧養,會牧養的不見得會領導,一個牧師不可能是全能的,我們不能光看講道本身就下判斷,還是要眼見為憑才行。

畢竟,你不能要求自已的牧師講道講得像張伯笠一樣精彩。期望張伯笠牧師來應聘我們小教會可能也不太切實際。最好是多期望自已的小教會能培養出大傳道人,而不是期望大傳道人來申請小教會。

POTLUCK後的問與答

在問與答的時間裡,一開始大家很客氣互相推讓,沒有問許多問題。既然大家這麼謙讓,我就不客氣地拋磚引玉,先問了三個問題:

  1. 1.     你採取那一個立場?是教會應該有清楚神托付給自已的異象,並且聘用傳道人來配合教會現有的異象?還是傳道人持有特定的異象來推動教會,換一個傳道人就換一個異象?答:我完全配合教會的異象(有大老開始在底下拍手),…但也有可能教會配合我的異象。

感想:說了等於沒有說。這個問題是我特意問的。因為我知道執事們在這二個看法上各執不同的立場。雖然我們夫妻認為最好的情況是教會自已先有領受從神而來的托付和異象,然後就知道該請怎麼樣類型的牧師,且所聘的牧師就來幫助成全這樣的異象。問題是,若教會自已都不完全清楚知道自已的異象是什麼(這是現實發生的狀況),還期待一個外人來告訴,很容易就會形成盲人領瞎子的情況。

 

  1. 2.     請問這位牧者個人的負擔是那個年紀範圍?那個族群?答:少數民族

這題我是花了心思問的。我在幾分鐘前才私底下問過侯選人的師母,且得到清楚的資訊說他們主要的負擔是宣教和植堂,而且對大學生的事工雖不是沒有做過,但既不是主要負擔也沒有太多的經驗。我除了想要交叉詢問牧師的回答是不是和師母的回答一致,而且重更要的:和我們教會長期以來的負擔是不是一致(大學生事工)。很明顯的,他的負擔和教會的負擔並不是同一個方向。另一點使我皺眉的是他在講自已的宣教負擔是“少數民族”的時侯的態度,是“如果妳真的要問的話…,那我只好這樣說…”奇怪了,若是真的是負擔和熱情之所在,會需要像是擠牙膏一樣被烤問才說得出來嗎?難道不該是帶著熱情擋都擋不住,自然流露出來的嗎?!

  1. 3.     為什麼申請我們這間教會有禱告感動

那請問感動的確據是什麼……我沒有接受另一家在加州教會的邀請。

這一題的答案,我不知道到底是我沒有問清楚還是他沒有說清楚。總之他的含糊不清使我感到很挫折,左問右問都沒有問出來他真實的想法。後來有弟兄姐妹給我提點,說人家既然避重就輕不肯直接回答,就說明了二個可能性,第一是他覺得他真實的理由可能講出來對他不利所以選擇不講,第二就是他可能想都沒有仔細想過這個問題就直接申請了。我因為太單純直接,只會字面解經不會靈意解經,一直以為是我自已沒有把問題問清楚所以人家回答不清楚,沒有想過對方可能在閃躲些什麼(或者不願意講實話),所以完全沒有考慮過這二種可能性。

 還有弟兄姐妹提了一些問題,但是總而言之我的體會是這個牧師雖然猛然表面上聽起來好像回答了問題,甚至是有些答案聽起來很屬靈,但其實很少直接針對問題在回答。幾個問題回答下來,很容易會發現他其實相當避重就輕,大多是在順著問題回答問題,主要求個誰都不得罪,大家都討好。後來我家的老爺提的一個問題開始讓我心裡頭開始感到有點不對勁:『請問在祈禱、教導、輔導、領導這四方面,你怎麼分配比重?

主要是教導和輔導,光這兩個就去掉我半條命了…,剩下的時間才給另外兩個。

疑惑:怎麼會把祈禱放在事工的後面,是有剩餘時間才去做的事呢?

在接下來聽侯選人牧師回答其他人提出的問題的時侯,我一邊聽著,突然有一個疑惑從心中升起:這個人選和神的關係目前狀況究竟是如何我已經從之前的經驗學習到,和神的關係不是看表面上牧會多久來決定的,屢歷表上的年資只能唬弄不懂行的人。我曾經聽過一個將近退休的老牧師分享他自已和神之間交流的經驗,很震憾人心…對我個人而言也很有啟發。可是相處久了之後,我發現二件事:第一是他講來講去就只有這個經歷,第二是這個經歷是好幾年前發生的事情了。那之後的這幾年來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沒有新的啟示和收獲?難道這暗示出和神的交流已經斷線了?後來不久這個老牧師的教會就出了大事差點分裂…這樣的情況不令人意外,其實就是早已和活水源頭隔絕的結果。

神游至此,主持人宣佈時間不早,開放的最後一個問題也已經被回答完了。問答其實已經進入尾聲大家都預備要離開了,這時侯(不知道是不是我臉上疑惑思索的表情太顯眼,還是其他的原因)主持人突然出乎意料之外地把我點起來:『黃姐妹,我看妳好像是不是還有問題要問?』我在驚愕無預備的情況之下就被這樣直接推上了火線站在了spotlight之下,會眾的注意力一下子集中在我身上來,使我騎虎難下,不得不出口發問了…:『可否請你舉個例子說明你和神的關係?最近一次神對你個人的帶領?』 (主啊,你又來這招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我被聖靈“設計”出場了!)

侯選人的回答,主要針對面試“來到這個教會的帶領”,我還是聽不到他和神的關係究竟如何。不是按原話來紀錄(我實在沒有足夠能力和記憶力來重新回到原始實況的每個字句了),只是按我的感受來比喻,我覺得我們的對話和問答好像變成以下這樣:

『我們阿爸天父最近有跟你說些什麼、有過什麼交流嗎?』

『有,我有常向祂禱告。我隨時隨地都在禱告!』

『好,那祂怎麼說?說了些什麼?那句話/經文?那個圖像/夢境?』

『我有感動祂有帶領我!』

『那祂是怎麼帶領你的?』

『我相信祂有帶領!』

我一下子和前面“把祈禱放在最後”這個回答連在一起,心中的警鐘立即大作,好像是仿佛證實了我的猜測一樣…我開始感到不安,語氣也漸漸激動了起來…我舉證經文來提到若沒有禱告以及和神的關係來做事工的根基,那不是一場空嗎?

馬太福音 7:22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

馬太福音 7:23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

我聽見我背後的會眾,開始一群人私語了起來…我猜想當時侯的自已一定表現出很奇怪又很沒有禮貌樣子的,但我自已內心震憾太大,也實在管不了他們的反應了。我以為,如果這人還是和神有密切的關係,只要隨便舉個例子來分享自已和主的互動,都很容易可以使人心服口服,也能使我們在他和神的互動之中,體會到神的真實。但他舉不出實際的例子來,只是不斷地要說服我說他真的有在禱告,隨時隨處禱告。我想知道的不是你有沒有拼命向神打電話,而是電話線究竟有沒有接通,還有主在回電話的時侯說了些什麼。最可怕的情況,是耶和華對他早就已經“言語稀少”了。

問答結束後,我老公連忙趕上前去向牧師道歉,說自已的太太不懂事,請牧師多包涵見諒。回家的路上還說了我一頓,說我提出的問題有些已經有了預設立場,不能要求牧師和神的關係呈現方式和標準都要像妳一樣。人家覺得有感動就有感動,自已的感覺只有自已知道,別人是沒有辨法評判的。

內在警報系統警鈴大作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晨更,一醒過來想到這事,心中的不安極為強烈。訊息很鮮明:『這人祭壇上的火早已經熄減了。

吃早餐時我和老公分享我的不安。老公說,先聽聽講道的情況再說。其他都可以打商量,但真理的道是不是被忠實的傳講這件事,他自已極為看重不能妥協。老公告訴我,他打算中文、英文兩堂的道都去聽。

真實的謙卑.jpg

老公的發現證實我的疑慮

這牧師講中文的道,講題是信望愛,花了一小時又四分鐘,延誤了英文堂的開始。我整場的印象最深刻的是最開始(講火災和請弟兄姐妹包容昨晚的回答),還有最結尾(他小女兒以剪髮捐獻用愛的行動表達對弱勢需要的關懷)。我曾聽過我老公和我用半開過玩笑的語氣說:牧師若為了安全起見不得罪人不遭批評,任何講道內容,只要扯上了信望愛,那就絕對不會出錯!

在老公繼續聽下一堂的英文堂講道時,我在外面和弟兄姐妹交流。等到完全結束我和老公回家的路上,我問他感想如何,他說出一個讓我大吃一驚的發現:『這個侯選人牧師的英文講道是差不多完整地抄襲網路上的講道逐字逐句唸出來的,就只改了標題(Dare to be Daniel改成 To be a daring Christian),改了幾句說法,然後再加上些例子。』

『你怎麼發現的?』我問。

『因為他的英文講道內容太好了,好的像是外國人母語的語法寫成的。沒有道理他的中文這樣水平,然後他的英文比中文還要好。我越聽越覺得疑惑,於是在下面用網路搜索標題…沒有搜出來。』

『然後呢?』

『然後我又發現他的頓點和斷句,都斷在一些奇怪的地方,怎麼都感覺得好像他在穿一件不合身的衣服…這個道too good to be true.所以我再用關鍵字組合再查一遍,第二次就搜到了…就在搜尋結果的第一篇。接下來的後半場講道,他在上面一邊講,我在下面一邊讀著網路上被抄襲講章的內容…他可以說幾乎是一字不差地低頭照著唸出來的。』

我們都被這樣意外的發現震憾了,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國王的新衣.jpg

上圖: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上帝利用我像小孩子一樣直言單純的特質,說出國王沒有穿新衣的事實了。

抄襲的嚴重性?!

為什麼這個侯選人牧師要這麼做?用英文講道應該不是聘牧的必要條件啊!如果他的能力不夠,大可以要求搭配個翻譯,實在不需要用這種手法來使人印象深刻,或是勉強去答應他能力其實做不到的要求。而且敢在關鍵面試時侯,其他的傳道人面前明目張膽地這麼做,膽子真的很大!

從我們上個月才去美國加州探訪教會和其他的傳道人交流時聽到的例子,有一個美國的老牧師和下面的傳道人不合,想盡辨法要排擠他。最後老牧師成功地將傳道人趕走,方法是就查到這個傳道人在講道的時侯引用了一段別人的講章(還只是部份引用而已),成為確實的證據使這位傳道人被開除。對傳道人而言,每篇講道就像是自已的心血結晶,是像生孩子似的要將自已的精力、生命投入與道相融才能產生出來的。抄襲別人的講道,就像是抱了一個別人的孩子,換了帽子、髮型、衣服,硬是宣稱是自已生的孩子一樣。

我們在這家教會,在短短的三個月內(包括這一次)已經是發現第二次客座講員在沒有聲明出處的情況下,直接完整抄襲網路的講道內容了(那個客座講員運氣不好,抄襲的講道內容是我家老爺非常熟悉敬愛的,自已的神學院教授特色鮮明的講道大綱,在學生面前耍恩師的大刀,馬上就被我家老爺發現了)。我家老爺心存憐憫,沒有向別人揭穿他,只是在講道結束時走上前指出他在引用上希伯來原文上的誤差,然後輕輕地暗示他:『這個原文釋義,某某教授已經在某個講章網站上解釋的很清楚,若真要引用最好引用完全不要修改反而改錯了,別讓會眾造成理解上的誤會,畢竟,這個神學教授在明年就要訪問卡加利了,若是讓會眾自已發現這落差,就不太好了。』這個情況在短時間發生的頻率,使我們警覺到,這個現象背後所暗示的危機!

我們在加州和其他的牧者交流這件事的時侯,當地的牧師大呼不可思議。因為這件事非常嚴重,是身為傳道人的大忌,特別是在西方世界這麼講究尊重和版權的地方!若說是初出學校的傳道人還可以理解原諒給機會,但對於一個已經牧會三十年,在北美牧會了十八年的資深牧師還犯這樣的基本錯誤…我覺得他不可能不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

敢在關鍵的面試這麼做…這很可能已經是累犯了。

謙卑.jpg  

如何處理?

這件事要怎麼處理,實在是需要智慧。到底該不該講?對誰講?我們有了不同意見。一開始我的老公為了保護傳道人(也許是考慮欠週詳,他可能是被聘牧委員會要求用英文講道的,他的侍奉群體是在中文堂啊!)也是為了保護會眾(大家有準備好面對這樣對傳道人的失望幻滅的心情嗎?萬一絆倒弟兄姐妹怎麼辨?),也擔心別人對他的看法(會不會有人誤會是我想要這個職位所以挑剔其他傳道人?)一開始很猶豫要不要去說。

但我執另一個看法:『這是我們的教會,是上帝的家也我們的家!我們是會員,是有責任的。你不肯替教會守望,那誰來替教會守望?!』我又舉了我當天的靈修心得(最好是能有那麼恰巧啊!)來鼓勵他:

以斯帖記 4:14此時你若閉口不言,猶大人必從別處得解脫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致滅亡。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

禱告一天之後,最後我建議,不然先去告訴英文堂牧師吧。畢竟這發生在他所負責的會堂,他是有責任的。很令人驚訝的,一問之下,才知道其實英文堂牧師也發現了,而且也是在講道當下立刻就發現了,但因為他覺得這個道的內容對年輕人也有好處,所以決定不當下揭發。和我們一樣,這二天他也不好過,在掙扎要不要講。但因為我老公也發現了,英文牧師就決定採取行動向聘牧委員反應了。由他出面,那是最好不過的了。(我在這裡看到英文牧師的慈心。雖然有警訊在心,但他說他不見得認為這一定是deal breaker, 但希望聘牧委員應該想要給他一個解釋的機會。)

懷疑的裂口一但被撕開,就會一路下去。我家老爺接到聘牧委員的電話和請託,幫忙開始分析研究,他的中文講道有沒有類似的剪刀和膠水的痕跡…經過細心的研究和對比後發現,可能性很大。雖然只有50%的相似度,但是骨架都還在,信望愛的經文出處這麼多,這些順序的應用和出處這麼雷同,說是完全沒有參考機率太小,很難令人信服。

愛慕真理的心.jpg

         生命之道從何而來?

我相信所有的傳道人都要面對這樣的掙扎和試探…時間如此有限,到底是要如何的分配?我老公對此深有體會,把這種心態的掙扎分析得很透明:『傳道人要預備講章這麼費時耗力又辛苦,這些在原文上下研究的功夫都是做在會友看不見的地方,而且不管怎麼講都一定會有人要挑剔批評…那還不如多花些時間探訪會友處理人際關係更得人稱讚和肯定,反正努力多和努力少都是會遭批評,為什麼要多努力呢?』更何況,這種用剪刀和膠水準備出來的道,又簡單又容易準備,幾次下來若沒有被發現的話,很快就嚐到甜頭很難自拔回頭了。

馬可福音 4:22因為掩藏的事沒有不顯出來的,隱瞞的事沒有不露出來的。
哥林多前書 3:13
各人的工程必然顯露;因為那日子要將它表明出來,有火發現,這火要試驗各人的工程怎樣。

向井水歌唱.jpg

牧羊人的角色及會友的責任

我發現,牧羊人的一個很重要的任務,是能夠先自已願意去拔山涉水地去汲飲生命河的泉水,在主面前安靜等侯,也願意下深功夫考查經文,和生命經驗相融合,才能帶領羊群去到青草地旁,來到溪水邊。若是連牧羊人都偷賴,又如何能夠透過以身作則,帶領弟兄姐妹和神建立關係呢?而且,若是一個傳道人一直和上帝連著線,那湧流出來的靈感和收獲應該是來不及分享才對,怎麼會枯乾到需要去網路上抄襲別人的內容呢?

在主裡面.jpg

話又說回來,如果會眾是一群期望自已的牧師是“傳道傳道,隨傳隨到”,或者是凡事挑剔指責的話,又怎麼能期待牧者有充份足夠的時間、專注力及精力預備好講道來牧養群羊呢?所以這個過程,讓我看到會眾也是有相對的責任,要對牧者時間上的安排需要有個合理的的期待,以免把牧師一路推到這個被試探的方向上,最後受害的還是自已啊!

heaven-gate-12.jpg

教會裡的政客心態?!

這件事不禁使我思想到,我自已的情況。在某種程度上,這個情況回答了我掙扎已久的問題。我一直很苦惱自已年輕不懂分吋,又沒有長期在教會成長的經驗,特別是自已這樣單純又直來直往的個性,缺乏圓融的待人處事的技巧,覺得自已特別不適合作師母。我以為,要追求“八面玲瓏、不得罪人”是個難度很高的境界。今天這個例子´擺在我的眼前,就好像上帝問我一個問題:『這就是成功地操練“左右逢迎、誰也不想得罪”的牧會哲學最後會變成的樣子…妳真的想要成為這個樣子嗎?

主啊…我還是保持我原本單純的樣子好了。我知道你是喜悅赤誠心無詭詐的人的。』費盡全力討了人的喜悅,卻沒有討到神的喜悅,到頭來還真是一場空!這實在不是個我會羨慕的榜樣啊!若我有不足之處,也沒有什麼好隱藏的,不足就是不足,遮蓋又有何益呢?難道瞞得過主嗎?想一想,我寧可選擇誠誠實實的,有什麼就是什麼、有多少就是多少,也不願意打腫臉充胖子,以為可以瞞天過海,卻沒有想到只騙了自已!

個人的省思/學習

想一想,我自已在寫文章時也難免有引用其他出處的時侯。我難道就這麼細致地注意到這些出處的聲明了?(我老公說在神學院的訓練,最正規的作法是只要有引用到完整的一句話,就一定要說明引用來源的書名、作者,以及出版日期)其實我先前也不見得這麼有意識到,畢竟我不是檯面上的人物,寫的東西也沒有多少人看,內容又單純是日記型式又沒有實質收益,或是出版賣錢,但經此經驗之後,為了尊重他人的原故,我決定就開始要更提高這個意識了。畢竟,學習從小事上開始忠心,是很有必要的。身為傳道人,台面上的人物,好壞優缺點都會被放大,不可不慎重啊!

分辨自已.jpg  

我很感恩,透過這個機會我可以重新省思,身為傳道人我們的優先次序是什麼。也該好好想一想,在牧會三十年後,我想要成為什麼樣子?再一次,我看到對神敬畏的心的重要性。牧會的日子這麼長,需要面對的挑戰這麼多,我們伸出指頭來挑剔很容易,但是要包容和接納卻很難。傳道人要面對的方方面面的挑戰很多,好的傳道人也很珍貴,該好好地珍惜。我願教會的領袖都有智慧來選擇最適合的(而不是最完美的)傳道人,也願傳道人都能夠按著神的心意和能力來牧養群羊。更願我們夫婦,能長保警醒及敬畏神的心,如何開始服侍固然重要,如何結束侍奉更是重要。只求有一天要立在審判台的時侯,能安然見主面,能夠坦然交帳,能得主的贊許和獎賞。

 

補充紀錄:

根據聘牧委員會的說法,他們查過網站內容,是說內容已經開放版權歡迎大家參考使用(只有中文部份),所以這牧者去抄用放在自已的講道上,雖然心態可議,卻不構成侵犯版權的事實。

最後聘牧委員會全體通過不繼續對這位牧者進行聘牧程序。原因不是因為講道內容,而是因為透過reference check發現到其他更嚴重的事情(內容被聘牧委員給保密了)。

 

創作者介紹

鳳凰女的冒險旅程

sharonlp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什么样的同工聘请什么样的牧者。灵里能交通,自然知道对不对。灵里不能交通,请谁都一样不和神心意。好牧者,你们教堂里的山羊就会赶逐他,反而喜欢披着羊皮的狼。灵里不清楚,问问题也只能是按照人心的喜好来解读或编造。
  • 訪客
  • 這位主內肢體是以老闆自居,把聘牧當作考核僱員了。如果沒有一顆謙卑的僕人心態對待牧者,即使耶穌基督來了,也不會符合您的心意,會被您趕走的!
  • 謝謝你的意見。為您的牧者感恩,有您這樣謙卑又順服牧者的小羊牧養起來一定很幸福。

    sharonlp41 於 2016/05/18 18:01 回覆

  • 聘牧委員會通報
  • 聘牧委員會通報
    我們正在尋找一位適合的牧師,以下的簡介是為了讓你們仔細閱讀而出的。這些候選人是由這個委員會調查研究而出,只有一個具備這些必要特質的人會被找到。這個名單包括這些候選人的名字,並且加以註釋。
    亞伯拉罕:包過二奶,養過小三,不適合做牧者。
    摩西:曾經殺過人,容易衝動,不適合牧會。
    大衛:婚姻家庭出過狀況,連兒子都管不住,且犯過重婚罪,通姦罪與謀殺罪,不宜做牧者。
    約翰:他說他是一個施浸者,但不夠得體,而且穿著像嬉皮,飲食習慣奇特,他對教會愛餐感到不自在,不適合做牧者。
    彼得:有壞脾氣,而且聽說他曾經否定基督,不適合做牧者。
    保羅:我們發覺他不夠圓融,他太粗魯,他的外表粗俗,而且他的講道太長,且常常惹人爭議,造成教會分裂,不宜做牧者。
    提摩太:他有潛力,但是他太過年輕,又有些懦弱,不適合這個職位。
    耶穌:他的講道有時會冒犯會友,特別是聖經學者和教會領袖。他也太有爭議性。他所指出的問題甚至會冒犯聘牧委員會,不適合做牧者。
    猶大:他似乎很實際,樂意合作,很會理財,關懷窮人,而且穿著得體。我們都同意他就是那一位我們正在尋找的主任牧師人選。

    謝謝你們在聘牧事上給我們的所有協助。
    聘牧委員會
  • 辛苦了大家,難為了聘牧委員會,這真不是件容易做的工作。幸好負責聘牧的不是我。

    sharonlp41 於 2016/05/19 09:2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