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牛犢  

以異教風俗來尊崇耶穌嗎?!

上個週未,在教會的主日,有一位剛受洗的弟兄作見證。我從來沒有聽過這麼奇特(異)的見證。主要有幾個點:

  1. 1.     這弟兄原來是佛、道的背景,後來才改信基督的。他花了很長的時間在見證中分享一個他剛做出來的佛教“印詩”,說是每個方向都可以讀的,內容是在頌讚三一真神。
  2. 2.     弟兄說,他從前就有這個靈感一來就可以順手就詩的經歷,至今已經有三百多首這樣的印詩了。(不知這個靈從那裡來的?)
  3. 3.     這個原本是“信主見證”,見證倒是沒有太多比重(聽了半天還是沒有搞懂他到底為何受洗,改變了些什麼),更多的是搞得好像在做教導一樣。把一些似是而非的觀念(他的印詩),硬是用約翰福音第三章來強解出來。
  4. 4.     在主席頻頻再三指錶催促之下,他才勉強地結束了他的見證。給他的時間是五至十分鐘,他硬是講了二十五分鐘,大大地影響延誤了之後英文堂的聚會進行。

別人是怎麼反應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越聽,眉頭就鎖得越深。在講道結束後,我稍微詢問了一下安排見證的弟兄,他也大表無辜:「這只能放在禱告裡了。我昨天再三提醒他只有五到十分鐘,他上去要講什麼,講多久,實在我也管不住他。」

後來我和老公回家吃午餐時,討論了一下我們剛聽到的這個主日見證。老公表達了一下他在神學上的觀點:詩中提到的道成肉身也可以反過來讀成肉身成道?!這並不是可以倒來返去的憑自已的意思強硬解釋的。再著詩中也提到:榮耀歸於祂所喜悅的人…?!這點也有問題。只聽說榮耀歸於神,平安歸於人的,沒有聽說榮耀歸於人的。憑著這兩點,這個印詩的真理方面,有問題。

我們都同意,這個弟兄很迫切地需要更多真理的教導,好放掉過去的包袱。

第二天清晨,照往常進行晨起敬拜。很特別的,我平常開始的一個小時的敬拜,不知為什麼,延長至一個小時又四十分鐘,都還遲遲不想移到下一個禱告的程序。我就是全然地降服在安靜的、敬拜的流裡,…直到三個字突然衝進我的思緒裡,打斷了我的內在寧靜,完全地抓住了我的注意力:「金牛犢!

金牛犢?」我大惑不解。「主啊,這是什麼意思呢?

妳問了一個問題。這就是回答。

什麼問題?我問了什麼問題?」我一下子還沒有反應過來。

後來上帝使我回想起來,我和先生中午的討論,我的確在討論當中,曾經提出過一個疑惑:「如果是用異教的風俗和文化,但敬拜的是耶和華、三一真神,這樣行得通嗎?

我想起來,金牛犢是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時侯,特別是在摩西不在場的時侯,以色列人得罪神的一個重大事件。當時侯的亞倫暫代領導之職,他卻管不住這群以色列人,失了自已的原則尺度。金牛犢是埃及的神明,是以色列人所熟悉的過往風俗,雖然是強冠上了敬拜耶和華的名義所鑄的,卻是大大地得罪了神。

有意思的是,說來也許巧合,現在我們所去聚會的這間教會,也正是一個沒有牧師,由執事們監管的狀態。

上帝透過這個事件,回答我的問題,教導我。這也是第一次,我得到的訊息和啟示,開始跳脫出單屬於關於我自已的情況和提問,開始往教會牧養這樣的方向和程度來有另一個層次的看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倫 的頭像
雪倫

展開屬天翅膀 如鷹展翅上騰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