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service/tmp/2009-01-28/tpchome/1797883/168.jpg 

我是誰? 我要的是什麼?

最近這些個問題不斷地追著我,索取著答案。讓我心煩意亂。

老公笑著說:在大師課程都找不到答案了,在家裡會找得到答案嗎?

這我不知道。

我只是知道,這個問題快要把我給逼到角落了。

理智上,我知道我不需要用角色、成果和職責,來定義我自已是誰…可是,我就是無法去停下那樣的渴望和衝動。我總是試著在各樣的任務、工作或是結果,來感受我是誰,來找到自已的定位…而似乎,這已經行之有年,久到不知道放下那樣的模式,是什麼滋味了。

我不是我的工作。那如果我不是,那我是誰?

我不是我的能力。如果我不是我的能力,那我是誰?

我不是我的結果,那,我又是誰?

深切地了解到,知道只是停留在概念的層次。在身體的潛意識的某處,我仍然在對抗著,這樣的自我認同的方式。我找啊找地,希望自已能夠有答案。可是事實是,永遠也不會有答案。

我在等什麼呢?我在等我的心告訴我,我是誰,我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為什麼我不知道答案呢?我猶豫和不確定的理由是什麼?為什麼,我對自已充滿了懷疑?特別是沒有答案的時侯?

/home/service/tmp/2009-01-28/tpchome/1797883/169.jpg

在溯源小組,有一個組員對我說:也許不是沒有任何的前進和進步…也許,妳只是在為妳的下一波創造力做預備。這也許是…畢竟我也曾經多次地深潛到意識地深處,來到了一個我迷失的地方,找不到我自已。可是重遊此處,只覺得空無和不確定,什麼也抓不住。我找不到認同感,抓不住任何可以拿來定義我自已的東西。要安於知道自已什麼都不是,是多麼可怕的概念啊,我和自已的小我掙扎著,抗拒著,這,相當地耗損能量。

我把自已分離開來,看著自已的掙扎…另一個部份的我,甚至在論斷,我這樣的掙扎是不對的。可是事實上有什麼對與不對嗎?這一切畢竟是我自已的選擇。在我選擇上溯源的時侯,我就知道有可能再來一次…這就是代價。

我喃喃地自我對話,然後,深深地埋在不確定當中。我體驗著心中空洞的體驗,然後感受著那個恐懼。不自在、想要逃走,害怕、空。我和這一切奮戰著,即使我不知道為什麼要奮戰。我甚至抗拒把這一切寫下來,因為我知道這一切都毫無道理可尋,可是我就是迷失了,徹頭徹尾地迷失了。這是和我自已的戰爭。這場戰爭沒有輸贏。

我知道我可以繞老路。找其他的事情去做,轉移自已的注意力。可是我終究逃不掉…我知道自已內在的空虛。那是我不知道用什麼才可以去填補的。那裡真的有一個洞嗎?還是只是一個出於匱乏的信念而已?我為了什麼,要為了一個被編造的信念所受苦呢?

我為什麼,要被自已困住呢?在無意識的循環裡打轉。我是唯一有力量打斷這樣的過程和模式的人。只要我選擇。我擁有一切的知識和力量,只要我願意。

 

多麼容易,讓自已進入這樣的無意識的模式啊~!

看著自已在問號中打轉,很多的時侯就是沒有答案。想要找出出路,偏又不知出路在那裡。焦急得又不知如何是好。很多時侯看著時間流逝,卻又無可奈何。想要隱藏在外表和看來完好的形象之下,卻無處可藏。

乾脆,就是什麼也不做,什麼也不說,因為實在不知道該做些什麼。

很多時侯,希望世界是明確的、有答案的,可不可以不要那麼多的困惑、矛頓和爭扎,…

可惜,很多的時侯,就不是這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倫 的頭像
雪倫

展開屬天翅膀 如鷹展翅上騰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