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面是二分鐘的介紹短片

 

這裡是正式的採訪影片,有四十分鐘長度

以下是內容的原文翻譯。

Yolanda Black,第一播道會會員

我父母Jim及Arline Lew 在1940年來到威奇塔。

我父親在Beech Aircraft 工作. 他們從紐約市搬來, 在這裏建立家庭。 當時有數名中國男士 在這裏工作,但他們都還未結婚。 所以我父母算是在威奇塔的第一對華人夫婦.

每一個邀請都很重要.

我母親被朋友邀請到一個查經聚會。

剛好這個聚會是由我母親的阿姨帶領。她的名字叫 Ethel Dickson.

我母親在聽到福音後他決定成為基督徒。

他持續參加那聚會超過數十年, 在兒時我也有跟他一起參加該聚會。 但當時他們還沒有教會, 最後他們決定參與第一播道會. 教會的原址是在10th Oliver St. Wichita. 他們決定到該教會探訪。

一個有信心的女士能具有影響力

我媽媽帶同我兩位哥哥及姐姐到教會。 那時我還沒出生。 在我出生後就開始參與教會活動。 但是我爸爸並不是一名基督徒, 他是一名佛教徒, 就是因為這樣, 他並不相信上帝。 在經歷一段很長時間後我爸 才決定接受耶穌基督成為他的救主。 在差不多十年後 他最後也成為一位基督徒。

他看到我媽媽的見證 以及其他弟兄姊妹 成為基督徒後的改變, 令他相信真的有一位神。

旅程中一位出租車司機的見證, 觸動心靈

在幾位見證當中其中一名是出差時碰到一位出租車司機 他與我爸分享見證,這經歷促使他成為一位基督徒。他開始參與教會事工,從中他明白到信心是十分重要的。 以及他能在工作中分享福音及活出基督徒的樣式。

( Mike Andrus,第一播道會前主任牧師)

我在1972年第一次來到這裏, 我認識到Lew氏一家,Arline 及Jim Lew 。Arline 早在50年代已經成為基督徒, 在Jim成為基督徒前年Arline已經開始參與聚會. Arline 及她女兒 Yolanda在1951/52年左右已成為教會會員。Jim 在我認識他之前早已是一位基督徒, 在我來到Wichita 時,他已是 教會重要的一份子, 他是個 忠心事奉教會的長老, 同時也是長老會的主席, 是一個非常出色的長老。

專注在事奉上

(Jim)很相信事奉的重要性, 我媽媽亦有著相同的價值觀。 所以他們在教會中擔當著不同的崗位,十分願意幫忙。 他們不只願意犧牲自己的時間, 還願意獻上財政上奉獻。 神亦有豐富祝福他們, 所以他們能夠與其他人分享那祝福。

( Mike Andrus,第一播道會前主任牧師)

Jim 有不同的經濟來源, 是當時教會經濟上重要的支持者, 在購買教會現址時,Jim幫忙籌措資金。 在蓋教會大樓時,Jim是最重要的貢獻者。

他當時是Beech aircraft 飛機製公司的工程部執行副總裁。 在我在這教會擔任牧師期間,他一直非常忠心地事奉教會。

向下紮根 向上結果

大概有50年左右, 我媽媽應該是其中第一位 參與在 10th Oliver St. 第一播道會的會員之一一直參與教會直至到她無法行動。 我想加起來應該有50年。 我們家參與所有的教會活動, 包括主日學,主日崇拜及星期三晚的事奉。 我們一生中總是圍繞著教會。

( Mike Andrus)

Jim 具有十分的影響力以亦是教會的創建者。 他在教派中亦十分活躍, 他參與所有地區及全國性的教派會議, 他對 三一大學, 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 及Trinity Collage 十分支持。 他是教會非常重要的一員。

(Dick High,前行政牧師)

我在1980年搬來Wichita, 當時在城西播道會擔任牧師, 仍是第一播道會的原教會。 我開始認識到 Lew先生 在教會上的參與性, 知道他在教會,教會財政上,Trinity Collage 及Trinity 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 有著非常重大的貢獻。 亦認識到他對第一播道會成為良好教會的重要性。

1998年當我成為教會職員時我認識到Lew先生及他太太, 她比Lew先生長壽。 當時他在長老會或執事中擔當著領導的角色.  他也是一位出色的生意人及慷慨的人 ,他不能算是教會的始創人,但是他對教會 的創辦擔當 十分重要 的角色。

(Mike Andrus)

(Jim)也吸引了一些其他中國家庭來到我們教會。

Ken 及Molly Hou, 他們兩人在最近剛去世, 當時是教會的一份子。

Richard 及Anita Wong, 比Lew's 夫婦較年輕, 開始參加教會以及吸引其他中國人參與聚會。

我認為 Jim 使其他中國人看見第一播道會是個歡迎他們的教會, 使他們不會因為是少數族裔而受限制, 教會是全然的歡迎他們的。

所以他 (Jim)開拓了一條新的道路 我認為這樣是十分重要的。

我們就祝福使我們可以祝福其他人。 難以量度的祝福

Jim Lew 是個安靜及凝重的人,不太常 公開演講 但在背後卻是一個十分有效率的人。

他在會眾中是很有自信的,當他說話時他們都會聽著他。

( Yolanda Black ,  JIM的小女兒)

我覺得 他(Jim) 相信自己能影響別人。

他是個十分沉靜的人, 但是他認為透過 他的行動,他的生活, 透過他所做的事情,以及他所對教會經濟上的貢獻及捐獻, 都能夠 成為影響別人的見證。

他做到了, 他的見證是能見的,亦有反映在我們身上,我認為我們受到的祝福超越我們所能測量的。

中國查經聚會,1980至1998

Mr.and Mrs. Ho, coworkers of Wichita Chinese church何立興夫婦,會友及同工主席
威啟逹華語教會的前身是威啟逹中文查經班.查經班是在一九八零年代初期由王文龍夫婦,及其他幾個家庭成立的
.

我們是在一九八九年參加查經班的.當時的人數是在十五至二十五人之間.在主日我們去不同的教會崇拜.亦有不少的弟兄姊妹來First Free聚會.

一九九零初有兩個中國教會成立了.而查經班大部份的成員亦陸續離開而參加了這兩間教會.所以查經班在一九九八解散了.

在零二年其中一間中國教會失去了他的功能.而查經班又再在第一播道會恢復成立了,成立的目的就是在週五晚上查經.當時人數大概是三十人,大部份是家庭.

一年之後有些學生開始參加查經班,而人數也增加至六十人左右.

華語教會的起源

我們的崇拜團隊一開始並沒有計劃設立中文事工。

一些中國的朋友來到我們教會, 而我們對他們的需要作出了回應。

我認為這就是中文教會計劃的開始。

我們並沒有一開始就計劃要建立城西教會或是城東教會或是... 我們做的就是回應神帶給我們的人民。

以我們建立城西教會為例子, 當時有很多人要從城西邊開一段距離來到第一播道會, 我們在想‘ 能用什麼方法讓這些人最好的接觸到自己的社區?’

那就是為他們建立一所教會, 所以我們就這樣做了。

我們為了城東南的人做了同樣的事情,那就是建立了城東教會.

而我們也知道中文教會成立的情況也是如此。

因為Jim Lew 及Richard Wong 的緣故, 中國人開始來到第一播道會, 並且數一直增加,所以我們便回應了他們的需求。

尋求是否正式成立華語教會

何生何太

除了週五查經之外,我們慢慢開始其他的事工.包括有週二祈禱會,主日學,還有主日崇拜翻譯事工.

零六年二月我因為中文翻譯事工原故參加了一次第一播道會職員會.會中教會主任牧師Mike Andrus提出查經班如果準備好成立教會的話,第一播道會願意支持這事工.我向同工會作出報告,同工當時沒有一致的意見.

同年八月關懷牧師Phil Thengvall兩次在電郵中提出”他的夢想是教會請一位中國牧師來服事查經班的弟兄姊妹”.我再向同工會提出討論.同工們覺得大家必需有一個異象和同心才再考慮下一步.與此同時我們應該多為此禱告.

九月份高牧師帶領短宣隊到.同工們咨詢他的意見.他提出如果查經班很難作出決定的話,可以考慮先開始每月一次的崇拜.而我們就在禱告會中為此禱告.

看見需要及對神的指引敏感

我記得當我在2004年再次回到這裏時, 當時有不少的華人來到第一播道會崇拜, 當中有一些不太會說英語的。

他們透過翻譯聆聽講道。

我們蓋了一個翻譯室, 以及提供耳機給中文會眾, 當中我們有華人弟兄會一邊聆聽著講道,並一邊提供 同步翻譯。

事實上有好幾年我會在每個星期天向中文翻譯人員提供我的講道手稿, 他們會在翻譯室翻譯, 使得華人會眾能聽懂講道。

這種情況持續增長, 我們想“ 為什麼要他們聆聽著翻譯, 當我們能夠聘請一位能直接向他們說中文的牧師?”我猜那裏大概有50人, 不... 應該沒有那麼多人在聽翻譯, 大概有十幾個人在聽。當中有一些家庭成員也在聽道, 他們有些可以聽懂英語,但不一定是他們的第一語言, 所以如果他們能用自己的語言來聽道應該會較容易些。翻譯永遠不是最好的方法來聽道,因為翻譯中總是會丟失一些東西的。所以我們就想 “讓我們提供一位講中文的牧師 來直接的講道。”所以,建立中文教會並不是我們原來有計劃的,而是我們回應神向我們教會的呼召。

華語主日崇拜正式啟動

何生何太

我們也為此詢問其他人的意見,包括在一個教會之外的福音組.得出的反應都相當正面.同工們對開始崇拜的感動也越來越強烈.終於在零七年一月份的同工會中一致通過成立中文崇拜。六個月之後再討論崇拜能否達到它的目的.我們期望藉著中文崇拜我們能夠服事一些沒有辦法溶入美國教會的弟兄姊妹.而我們也希望能夠更多傳福音.當時成立了一個籌備委員會.成員有我,陳浩通,和曾思機.

我們與三位牧師Mike Andrus, Dick High, Phil Thengvall開會.談及借用禮堂,及希望保持獨立問題.教會為著我們成立中文崇拜感到十分高興.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一日我們開始了第一次的中文崇拜.那次的講員是滔沙教會的徐永瑞牧師.第一次崇拜的人數超過九十人.頭六個月的平均崇拜人數大約是九十.

聚會文件

直到2005年我們才真正進行了重要的討論,“ 我們是否應該在第一播道會中建立了一個(中文)教會”

對,這就是 2005年5月的會議紀錄, 長老理事會 與中文教會同工的會議。

這份紀錄的標題是 “中文崇拜第一播道會的關係”。

那時參與討論的人有長老及中文教會的同工。

溝通教會的定位

何生何太

教會的同工定期和牧師長老們每月一次有溝通會議.

Mike Andrus牧師向同工們提出與查經班三個可能的關係.第一個可能性是查經班成為的一部份.第二個可能性是查經班成為一間在內的華人播道會.保持財政獨立.第三個可能是查經班成為一間獨立的中國教會,而借用的教會聚會.他希望我們可以成為英文教會的一部份.但是無論如何教會都為著神國度的擴展而興奮.而教會都會抱著開放的態度而支持華語的事工.

二零零八年二月一日查經班投票,通過正式成為第一播道會的一部份.而第一播道會的長老團也在二月六日會議中接納.而在長老會議中亦通過修改教會零八年的財政,聘請一位牧師服事華語事工

Pastor Dick

以下是從文件中閱讀出來:第一播道會的長老們表揚 中文崇拜中的弟兄姊妹對上帝的熱愛和他們服務的事工。 我們透過星期五晚上的團契看見他們 對主衷心的委身,看見他們在每週日下午的活動中分享福音的心意,他們亦主動每月開始中文的敬拜。

這在2005年前已經發生,“ 這件事成為每週二禱告聚會中的首要項目, 我們認為你們在第一播道會的參與對我們的會眾有著非常正面的影響。 我們的會眾受益於在洗禮時分享的受洗見證, 我們在敬拜中得到了華人詩班的參與, 我們被你們對禱告的熱情為之吸引。 我們在主內是一體的, 我們相信上帝仁慈地讓我們這個第一播道會家庭與中文團契, 一同看見和參與主內的合一性。

因為 美國福音派教會的首要任務是 為所有人民增加健康的教會, 所以我們認為自己與基督中的華人弟兄姊妹有著這關係是獨一無二的福分。 當你考慮到上帝對未來事工的發展方向時, 我們希望能表達我們的期望, 就是進一步建立一種互相的關係,及 幫助中文教會繼續成為第一播道會家庭的一份子。

隨著討論的進行及興建教會的考慮,我們相信你們有著明顯的優勢繼續留在這裏。

首先,我們已經有了互相尊重和利益的關係。

第二,我們有足夠的設施, 若神願意 ,我們將來可以有設施的更新。 在其他地方租借設施 或興建新設施是非常昂貴的,這樣也是會減少實際宣教的預算。

第三,我們有優秀的青年和兒童事工,我們邀請 你一起同工來為你的會眾服務。這樣 你們就不需要馬上就建立一個完整的團隊去帶領這些事工。

我們相信,透過這過程中可以延伸你們的自由權,也可以增進我們的互相合作及交流。 我們預想的自由權包括 ,選擇你的同工,並為你的會眾制定適當的政策。 我們歡迎你們的牧師加入我們的同工團隊, 及 參加我們的同工及長老會議, 這些都是我們現有團契重要的一環。

最後,在福音派教會中已經有許多華人的會眾,你們可以進行交流及互相聯絡。 詳細請見北美華人福音派教會協會。

你們當然可以繼續與你目前參與的華人教會組織繼續交流。

聘請第一位中國牧師

我認為那是當時討論的重點, 然後討論到 尋找及聘請倪牧師。 讓我看一下那時的日期, 那尋找階段 其實是在2008年末發生的, 然後他在2009年3月獲得聘請。

(Mike Andrus)

但當時並沒有任何人退卻,大家都很想做到。

我們的問題只是我們能否負擔得起, 我們最後決定我們可以,而且那是必須的, 所以我們成立了一個尋牧委員會來尋找牧師,面試了數名候選人, 並聘請了倪仲永成為首位中國牧師。

(何生何太)

零八年三月份成立尋牧委員會,包括五位華員教會成員及一位母會長老Ray Dorsett

尋牧過程經過一年後,在零九年三月正式聘請倪仲永牧師為本會第一任的牧師.

倪牧師二零零九年五月到任.他辛榮地為主作工.在二零一六年牧養教會七年之後,在九月份退休.而田頌恩牧師成為本會弟二任牧師,直到現在.

追求同心合一

我認為我們從來沒有與教會的任何計劃有發生磨擦,但是要維持適當的互動和交流,這是一個挑戰 ,特別是那些住得比較遠的會眾, 那是需要共同努力和互相支持。

我們的其中一個做法是通過我們的牧區聚會,在那裏所有福音派教會的牧師每月都會聚在一起, 連續幾個小時為彼此代禱。

但是會眾不在那裏所以這有點困難。

但我們發現近年來這些新教會成了自治的教會,他們都各自做自己的事工,我們很少聚在一起和一起行事。

現在的中國教會有點不同,其中一個幫助我們互相聯繫,互動和交流的主要方式就是透過孩子們。

中國教會會中的小孩會到英文的主日學 所以這些家庭們在當中有互動, 他們孩子們也在和我們的孩子們互動,許多家庭也通過這種方式來進行互動。

當然現在我們身處在同一棟建築物裡,所以我們會經常見面,例如在中庭享用啡和甜甜圈,但是我們還需要在互動方面繼續努力。

我不認為那挑戰是磨擦,我認為那挑戰是“我們如何更好地互動”。

我們在母會那邊有幾個人不時參加華人教會的聚會,當然也有一些華人的會眾參加我們的週日崇拜, 所以我們在那裏也有一些互動。

我不是說我們並沒有嘗試把兩邊會眾聚在一起,偶爾當倪牧師出城市時,華人的會眾會來參加我們的崇拜, 而且我們會在一些特別崇拜時聯合聚在一起, 只是當語言成為障礙時 ,聯合聚會並不容易,我們可能需要在這方面更加努力。

擴充(Dick High)

我們相信我們應該 建立健康的教會及擴展至全地, 那就把當初的討論(母會與中文教會的討論 )由一個主辦人,成為一個團契,然後再正式的成為第一播道會一部分。

打開雙手,打開心扉

在一方面我看到一個好處 ,那就是我們在基督裏是弟兄姊妹,基督的身體是多樣性的, 只是不同的背景和觀點,你知道是什麼引領你來到基督這裡的,那是聖靈在作工 ,不管你在那裏長大他也同樣地作工。 你是在海外長大的而我是在 內布拉斯加長大。 聖靈同樣工作,讓我們一起成為基督的肢體; 在我們的設施內,如果在我們的時間和預算許可下, 能夠把福音向下扎根和擴大,那樣就是上帝給了我們一個獨一無二的機會。 因為在這教會有歷史悠久的中文團契,以及很多中國學生前來是為了讀工程系, 在威啟達州立大學裏有很多教授和學生。 我們教會的位置很靠近大學。 我們在為阿拉伯人教會在想同樣的事情。在城的這一邊住了很多阿拉伯人家庭。 所以我們永遠不會知道 一個張開雙手和敞開的心扉在神的國度會如何產生影響。

神的道和意念高過我們

我們不能出去說:“我們想要一個中文教會 或是我們想要什麼...”

我認為那是神的旨意, 使那些早期來到教會的中國夫婦 也是神的旨意的一部分, 神的祝福永遠遠超於我們所思所想的。

往下紮根 向外擴展

(Mike Adnrus)

我希望福音在我們中間往下深深紮根,以及廣傳給其他所有人, 當中包括神把他們帶來Wichita的人,以及那些去到海外的人。

宣教一直都是我們第一播道會的核心價值。 有時候這主要是和海外的人群有關,但是我們也在嘗試回應那些被神帶來Wichita的人群。

我認為我們的長老委員會一直有著這樣的想法, 我們不應該要求上帝支持我們想要做的事, 而是與上帝正在做的事情同工,事實 上他把所有這些華人帶到我們的教會,好使我們能回應。我們需要為這群體提供最好的教導和支持。

我們對參加我們教會的西班牙語會眾做了同樣的事情,我們協助建立了Genesis 一所西班牙語的教會。

他們不在我們的教會聚會,我們提供另外一個 更接近他們居住的地方,當然我們也歡迎他們來到我們的設施 參與崇拜, 但他們需要一位講西班牙語的牧師, 所以我們聘請了Adelle Gonzales. 事實上他的父親先在那教會擔任牧師,然後Adelle 在幾年前開始執任。

所以我想我們只是試著回應上帝在我們中間所做的事。

挑戰與恩典

建立教會是有挑戰的, 例如你會失去了你原有的領導者, 因他們去幫助新成立的教會。

你會失去財務資源, 當我們在Wichita的東南面建立城東播道會時, 有半數以上的長老會會員移到那教會。 還有一些其他領導者及委員長去了那新成立的教會。 我們失去了大約115名正式會員以及我們財務基礎的一大部分。

我們在多年後發現, 大概只需一年時間在新教會成立之後,我們 的出席人數實際上每一次都有增加,而且在奉獻上也同時有增加。

所以儘管我們放棄了重要的資源,但是神總是會供給 ,及填補我們的所需。

現在 中文教會有點不同,他們並沒有離開母會, 他們留在這裏, 我們有一同團契,也有分享共同的資源,而 中文教會也會提供一些主日學的老師,他們的奉獻亦會納入母會資源的一部分,然後母會向他們提供他們的開支。 所以我們跟華語教會的合作方法有點不一樣。

但是總是有挑戰的, 我從來沒有覺得挑戰是令人擔心的, 我覺得上帝尊重我們成立新教會的意願, 而為了這個緣故,所付出的代價總是值得的!

神是供應者

失去 “有領導能力的人“ 的這個挑戰已克服了,

 因為上帝會帶來其他人去代替流失的人,或者在會眾中有這恩賜的而之前沒機會使用的人,去填補那空缺。

所以這實際上幫助了那些之前從旁觀看的人, 看來神 會用最有效的僕人去填補那些空缺。

我記得有很多次,上帝總會在適當的時間提供合適的人。

我們用了 大量的金錢去建立其他教會, 例如 當我們在1978年成立城西播道會時, 我們在主要的街道Maize 他們八英畝的土地, 並在交給他們時是不需要他們還任何債務的。

當我們在1981年在Wichita東南邊建立城東播道會時,

我們給了他們12英畝的土地,不需要他們還任何債務, 並付了全部的費用。 我們也確保那位牧師首年的薪金,以及提供這兩間教會所需的成立資金。

所以那都是較大的投資,但是我們並沒有失去那些金錢,有很多人站出來提供那些資金,正如我所說, 再接下來的一年,我們的奉獻比以前有所增加。 所以神在任何情況下也是信實的。

我們在建立教會時,從未遇到任何的反對,每一個計劃都得到會眾自發及全力的支持。我不記得有任何人反對過任何我們做過的教會植堂計劃。

回首望神恩

何生何太

回看整個從查經班開始成立,以致成立中文崇拜,成為母會的一部份,到順利尋找牧師,都充滿著神的恩典.求神教導我們能夠常常記念祂的恩典,叫我們可以在祂的恩典中成長.

祝福與鼓勵

神為第一播道會提供了一個優秀的設施。 我們有兩個禮堂, 英語的會眾會在大禮堂聚會,而說華語的會眾則在那美好,並且能容納350人的小禮堂聚會。

我認為能在每週日使用 這兩個設施,是神主要的祝福。 如果我們不充分使用的話,那麼讓這個設施空著就太可惜了。 我認為我們能把整個設施忠心及充滿地使用著,是一種福份。

我希望鼓勵我們英文的會眾去珍惜中文的會眾,因為他們正在向我們的城市進行外展,特別是學生, 在威啟達州立大學裏的學生是我們較難以接觸的。

所以他們正在為我們 進行外展的宣教活動,而我們應該每一次有機會就歡迎他們這樣做。

我會為華人教會祝福,我認為倪牧師做得十分出色, 特別是在他向威啟達州立大學裏的學生進行外展活動。 他在探訪學生的事工上十分忠心,在他們還沒能搬進宿舍前, 為他們提供住宿及食物。 華人的會友 當然喜歡食物,他們經常聚餐,也會邀請我們參加。那是一個真正的祝福。

但是我十分感謝倪仲永牧師的貢獻, 現在田牧師來接續他的位置, 我看見我們兩邊會眾關係的連繫可能會更好,因為田牧師比倪牧師的英語好, 而且他十分外向, 所以我認為兩邊會眾的未來看起來非常光明。

我會鼓勵每一個人都能進一步參與發展這個團契。

 

 

創作者介紹

鳳凰女的冒險旅程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