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暑假,我接了一個專案。專案的內容是一個圍棋網站,要製作圍棋課程、題目線上教學及檢定,我要負責的工作,是將圍棋題目的手順和步驟解說詳細,使得使用者能夠順利被引導,做對了知道為什麼,做錯了更是清楚理由。



說要接這個案子,老公首先皺眉頭。



「妳現在的時間價值,做這個產值這麼低的事情,有意義嗎?」老公表示。「妳看,妳都快要出國移民了,在這短短的時間之內,妳要預備的東西可多著呢,何不將資源和心力,運用在學習本事上?晉升三段也好,開始找華語文教學的家教也罷,總而言之,妳現在又不欠這點錢,又何必麻煩?」



再來,馬老師和姚老師,也表示出懷疑的態度。



「我認為…妳現在做這個單純做事拿錢的工作,能力提升有限吧?」馬老師苦勸我。「如果妳想要單純提升棋力,多的是時間和機會可以拿來運用,何必繞遠路呢?況且,做這種類型的工作,對妳的生涯,幫助相當有限吧?我真的認為,妳要把握時間,積極地與有成長潛力的公司配合…做比較有發展潛力的案子。在發揮妳的創意和創作上,比較有空間。」



「呃…會這樣嗎?」我挑了挑眉。每一項選擇都會帶領我進入一項新的路徑,有沒有發展潛力…嗯,這倒是我沒有認真想過的問題。



「是啊。」馬老師點頭。「要不然,就做一些一定會成功的案子。最好妳還能和業主共同達成業積目標的。不然的話,我認為是挺浪費時間的…妳現在時間很寶貴不是嗎?要是我,到了這個年紀了…,我才不肯多繞路,將時間給分散掉。」



「繞路嗎?」對於這個比喻,我笑了。



會笑出來是因為,我之前所繞的路,可多了。人生很奇妙…很多時侯,我們只能單純地憑著直覺和熱情,不斷地前進,讓上帝來為我們開路。誰會真正知道,自已所努力的目標,會不會是一定成功?一定會達到理想?如果我們只願意接受評估一定能成功我們才努力,覺得有失敗的可能性,就想要放棄,那,最後我們會努力到那裡?



我想到了史提夫.賈伯斯,蘋果電腦的創辨人。蘋果電腦之可以到現在有世界上一席之地,除了它本身的電腦技術、硬體之外,主要是因為,它有一個美感的靈魂。



以下這一段是摘錄自他本人對於一所大學演講的內容,其中的部份章節:



全文請參考此網址:



http://blog.5d.cn/user7/luhui/200507/127616.html



…十七年後,我上大學了。但是當時我無知選了一所學費幾乎跟史丹佛一樣貴的大學,我那工人階級的父母所有積蓄都花在我的學費上。六個月後,我看不出唸這個書的價值何在。那時候,我不知道這輩子要幹什麼,也不知道唸大學能對我有什麼幫助,而且我為了唸這個書,花光了我父母這輩子的所有積蓄,所以我決定休學,相信船到橋頭自然直。當時這個決定看來相當可怕,可是現在看來,那是我這輩子做過最好的決定之一。當我休學之後,我再也不用上我沒興趣的必修課,把時間拿去聽那些我有興趣的課。這一點也不浪漫。我沒有宿舍,所以我睡在友人家裡的地板上,靠著回收可樂空罐的五先令退費買吃的,每個星期天晚上得走七哩的路繞過大半個鎮去印度教的 Hare Krishna 神廟吃頓好料。我喜歡Hare Krishna神廟的好料。追尋我的好奇與直覺,我所駐足的大部分事物,後來看來都成了無價之寶。







當時里德學院有著大概是全國最好的書法指導。在整個校園內的每一張海報上,每個抽屜的標籤上,都是美麗的手寫字。因為我休學了,可以不照正常選課程序來,所以我跑去學書法。我學了serif 與san serif 字體,學到在不同字母組合間變更字間距,學到活版印刷偉大的地方。書法的美好、歷史感與藝術感是科學所無法捕捉的,我覺得那很迷人。 我沒預期過學的這些東西能在我生活中起些什麼實際作用,不過十年後,當我在設計第一台麥金塔時,我想起了當時所學的東西,所以把這些東西都設計進了麥金塔裡,這是第一台能印刷出漂亮東西的電腦。如果我沒沉溺於那樣一門課裡,麥金塔可能就不會有多重字體跟變間距字體了。又因為Windows抄襲了麥金塔的使用方式,如果當年我沒這樣做,大概世界上所有的個人電腦都不會有這些東西,印不出現在我們看到的漂亮的字來了。當然,當我還在大學裡時,不可能把這些點點滴滴預先串在一起,但是這在十年後回顧,就顯得非常清楚。我再說一次,你不能預先把點點滴滴串在一起;唯有未來回顧時,你才會明白那些點點滴滴是如何串在一起的。



所以你得相信,你現在所體會的東西,將來多少會連接在一塊。你得信任某個東西,直覺也好,命運也好,生命也好,或者業力。這種作法從來沒讓我失望,也讓我的人生整個不同起來。 …
我在國中時唸的是美術班,然後在畢業後,成為藝術界的逃兵,進入了普通的、一般的升學之路。和同班同學動不動就是美術系、室內設計等相關行業比較起來,我的確是繞了一段遠路。可是十二年後,我因為各種因緣際會,回到了繪畫的領域當中,不但開了三個畫展,而且也透過各種藝術的活動豐富了我的人生。



甚至,許多正港藝術系畢業的學生(我的當年同學),都不曾有開個展、賣自已的創作品的經驗,更何況又賣得這麼好。回顧當時,所幸都是因為當年的美術種子,曾經深入了幼小的心靈,在多年之後發了芽。這樣,算是繞遠路嗎?



不,我一點也不覺得。就是多了這麼一點點美感和審美能力,顯示出我和一般人的差異,也協助了我直接間接地,在各個領域上開了許多我意想不到的門。



請參考商週封面專文:新美力時代。



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webfineprint.php?id=19869







我在大學的時代學的是外文,社團跑的是圍棋社。回顧當年的同社團的學長、學姐、學弟妹們,早在畢業後沒多久,就紛紛地投入了圍棋的產業。或者是成為職業棋士,或者是成為了兒童棋院的名師,不論在年資、收入、棋力,都遠遠地超越了晚了五年後才開始起跑的我。



這樣的我,算是繞了遠路嗎?我也曾經問過自已這個問題。在棋力要上不上、要下不下的時侯,我曾經氣自已,為什麼不像誰誰誰一樣,從小就有機會學圍棋。不過,上天對我自有祂的美意,祂的確,在這個產業中,替我開了一條,只有我適合走的路。



那天我去推拿,調理經絡,師傅問我,我是不是曾經在小時侯,有做過什麼運動或者是跳舞什麼的?





「是啊∼!你怎麼會知道?」我對於師傅的判知過去能力,佩服不已。「我在小學的時侯,爸爸在當國標舞的老師,所以我小學時代下課就全都泡在舞蹈教室裡當小助教。」



「唉哎,難怪∼!」師傅對自已的正確診斷滿意地點了點頭。「妳的下盤經絡,是我推拿過這麼多人當中,狀況是最好的…,屬一屬二。許多人的下肢,在妳這個年紀,早就不行了。難得的是,在妳小時侯的運動過程中,不但沒有造成任何的運動傷害,而且狀況好得還可以撐到這麼久之後…。」



「好癢!!好癢!」我求饒不已。每次師傅一按到我的腳,我就怕癢到不行。



「妳瞧∼!癢表示妳的腳神經傳導能力極好!」師傅說。「我按過這麼多人,只有小朋友才會覺得癢呢!大部份九成九的成人,不是說酸,就是說痛,再不然就說是沒有感覺。」



這時侯,我不禁深深地感謝,小時侯讓我做了這麼多年無償童工的爸爸。從來沒有想過,我會在這個時侯,用這樣的原因感謝他!到最後,我發現,人生其實是一個圓。我們曾經做過的任何努力,一定或多或少地,為我們留下了痕跡。



我最近在訪問一些圍棋老師、學圍棋的家長們,傳遞的都是相同的一個訊息:讓孩子學圍棋,不能只看眼前,不能那麼計算,這麼功利…呵呵,我想,有時侯我也得常常拿著這句話,來好好提醒自已。



所以現在最重要的,我想,是盡心盡力地把當下這一刻,把握到最好吧?!∼對,我是這麼對我自已說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倫 的頭像
雪倫

展開屬天翅膀 如鷹展翅上騰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