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037016.jpg 

 

將近一個月沒有寫作了。

這幾週來自已的情況不太穩定。我的意思是,不知道任何的原因,我總是在身體上覺得容易疲倦,而且沒有任何的意志去做任何的事。不想怎麼出門,不想找出事情來做,而且很累。

這個情形之下,就演變成一天要花上十二到十四個小時在睡覺…拜我的工作型態所賜,這樣做對我而言很容易。簡單的說,我就是選擇去放下一些東西…想要放下一些在心志上緊抓住不放的東西…就是那些”應該…必須…”的信念。

我想,我花了很大的精力在對抗這些信念,所以才會這麼累、這麼疲倦吧。你知道的,我從來不是一個體力或是精力旺盛的人…當然,特別的時侯硬是撐出來,勉強可以,可是再多、再久,就不行了。我的身體狀況時時反應了這一點…緊告著我,別搞得太超過。

很有意思的是,我發覺自已偶爾會這樣。可是這一次不同的是,我就是讓自已休息,不多想什麼。相較於以前,我若是像這樣處在意志上和精神上、活動力和創造力都在攤瘓狀態的話,一定會對自已有很多的…批判。而且,在自已休息的時侯,還總是能聽到這樣的批判的評語,在腦海之際飄過。只是,我已經學著不那麼受到它的控制和覺得腦怒了。

對,我是變胖了幾公斤、變得很懶、不怎麼想動。而且除了一週十二到十五小時的工作時數之外,不怎麼事生產,吃飽就睡,睡飽再吃。唯一的想做的事,就是上網看看一些院線電影和自已挑選過的好片,而且還有,讀讀自已想要讀的書,跳來跳去的讀,沒有什麼主題。

那又怎樣?我就讓自已不想動、好好地一天睡個十二到十四個小時,然後不想做,就什麼也不做。

最可愛的是我老公,他就這樣看著我,幾乎整天都在床上休息,或是上網,然後吃過了飯,又開始準備休息。他就是悄悄地出入臥房拿取東西,小心電燈的開關,不讓突然的強燈打擾到我,讓我有足夠的休息,然後退到隔壁間的桌上去工作。(我們的臥房相當的大,書房和臥室是連在一起的)

有一次我問他:你不會覺得,我這樣一直睡,很怪嗎?

他的回答是:想休息就休息啊,想那麼多幹嘛?

我想,在某個層面,我需要停下一些自動化,讓我的靈魂跟上自已的腳步。讓自已回到當下,回想很多事情的初衷…或者,只是純然的休息,什麼也不想。我想,我前一陣子有點消耗過度了…我真的需要時間休養一下。這樣的休養,不是用天數來數算的…應該是用半年為一期…我一直,把自已逼得有點緊…在精神上。

 

我真該讓自已好好地休息…上一次我沒有讓自已休息的結果,是腦袋當機,身體也跟著當機,然後整整休養了一年。

創造,是從零開始的。而且,有意識地運用心靈的力量來創造,那果效不是用體力、蠻力或是技巧可以比擬的。我想,歸零是個重新開始的過程,當內在的能量如同海的潮流湧流回來的時侯,我會發覺到的,就像是充滿了能量的電瓶,我可以再進行下一波的創造。

給自已足夠的耐心,對我是多麼重要的功課啊。

我想,我會準備好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倫 的頭像
雪倫

展開屬天翅膀 如鷹展翅上騰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