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引導我指教我因我仰望倚靠你.jpg  

對於未來,到底是該知道還是不知道?!

經過一、二個姐妹的邀請,我們特意安排出時間來參加了卡城南邊某個姐妹小組所舉行的敬拜禱告會。他們在今年春節前的這幾週的聚會中有邀請來一對牧者夫妻E&R為特別的臨時講員。這幾次的聚會之所以難得,是因為這對夫妻雖然是家住在卡城,但在一年中有十個月的時間是旅行在中國大陸、台灣以及澳洲之間做巡迴侍奉開佈道會,不常遇得到。這對夫妻,我們先前透過共同的朋友們被他們所服侍的經歷及果效的好評口碑當中,約略已經大概知道他們先前的背景、被呼召的經過,如今被神所使用的旅行佈道的範圍,以及他們夫妻所互為搭配的先知性恩賜。艾牧師(化名)的恩賜的二個特色,其中一個是經常性的見到天使的活動,然後為人禱告時,能夠有異象得到神所賜下的經文內容出處章節,能像是銀幕似的投射在眼前看見,給予被禱告者。

雖然早已知道且聽說過這對夫妻的存在,也相信他們身上有許多我可以學習的地方,但一直都沒有碰過面。一方面當然也是因為他們幾乎都在旅行的路上人不在加拿大,另一方面也是我自已所持的態度:我仍然覺得如果神覺得有必要讓我們認識,祂自已就會主動連繫雙方,使我們碰面。我不想要自已去跑在神的前頭去。很有意思的…就在我們拿到美國的工作機會隨時預備離開卡城,而他們也在短暫停留後即將進行下一階段的旅行佈道計劃之前,我們在這個禱告會上碰面了。只是很不巧,因為艾牧師的太太得了流感生病喉嚨嚴重發炎,此次缺席了。只得了艾牧師一人出現…真可惜,我們本想要見識並且觀摩一下如何夫妻共同侍奉當中的一些示範,習得一些心法呢!

我老公不置可否地說:『我倒不覺得我們將來的服侍會走像他們一樣的路線。』

『哦?!』我揚起了眉毛。『你覺得我們將來會走什麼樣的路線?』

『主不是都派人給妳印證過了嗎?』我家老爺說。

在主人家給我們倆方介紹,並且說明我們正在等侯簽證即將去美國牧會之後,艾牧師無意中流露出了欣羨的眼神說:『能夠穩定留守在一個固定地方牧會,很好啊!』我才意識到這樣被神所隨時調度差派,長期旅行不在家背後所付出的不為人知的辛苦代價…可不是只透過表面的風光可以輕易被人所理解的。這種辛苦只有自已才能知道!神給的多就要的多,果然一點也不錯!

在交流過後,我很小心地說明我現在遇到的一些情況,連五代基督徒又從小在對聖靈工作開放教會中成長的牧者老公,也都沒有見識過。因為我如今走上的是一條未知也沒有太多同伴的道路,所以碰到事情常不知所措…容易覺得很孤單不被理解和接納(師母密集班心得感想 )。且因著所身處在的服侍崗位保守及對任何聖靈工作現象直接解讀成靈恩派的排斥性態度,使得我不但心裡有遇到疑問時不知能問誰,還得要儘力保持低調、躲躲藏藏的省得被質疑或是攻擊(或是被視為潛在的Trouble maker)。艾牧師問我那到底是什麼情況?我就告訴他我被呼召及被訓練的大概經過。他聽到我的描述卻一點也不感到驚訝,只是告訴我,他自已也經過這樣半夜的訓練期。他後來向我說明,敬拜是一種很重要的屬靈交流…我自已聽起來的比喻就像是給IPAD充電一樣,他說自已後來才漸漸意識到,透過長期敬拜的不知不覺之間,上帝已經將給他許多後來在服侍上立刻就能支取使用的上的屬靈能力(電力)悄悄地傳送不少給他了。

『我剛才看到妳的身後有四個天使,他們告訴我:她現在正在裝備期。』他補充說明:『之後,妳不但可以幫助丈夫,而且在將來也會擁有自已的事工。』(這令我想起之前我老公在一次等侯神時看到的異象:四圍安營的天使們)

我頗驚訝地得知艾牧師也經歷過半夜被叫醒禱告的經歷,他分享說第一天發生當時他並不知道為什麼,只是奇怪為什麼被叫醒之後睡不著還花時間上網遊盪等等,直到第二天太太告訴他:『我今天去禱告會,和一位姐妹一起禱告有感動說:若是你半夜醒過來睡不著,是要叫你去禱告!』他才知道神給他印證了(太太當時並不知道先生前一天半夜有被叫醒)。

『真的嗎?你也半夜起來?幾點?』我很仔細地詢問。

『每天一睜開眼睛都是準時三點。不早也不晚。』

『那很好啊!每天都能固定…』我羨慕之心油然而生。根據科學顯示,對於作習的任何改變,只要連續八天都固定,身體及生理時鐘就會自動調整適應不同的作習。『持續了多久呢?』

『有好幾年喔!』

『現在還是這樣嗎?』

『不再是每天了…但還是偶爾會。我感覺主把我放在”緊急聯絡人代禱者名單”上,若有誰有特殊需要,就會把我挖起來禱告!給我一些我根本不認識的人名為他們代禱等等。我後來才會有機會知道他們是誰。』

艾牧師接著分享自已在訓練階段發生的一些趣事。包括有一天早上他有感動去查一節經文,讓老婆把聖經拿過來。他老婆說:

『是不是希伯來書幾章幾節?』

『妳怎麼會知道?!』他嚇了一大跳,還以為自已老婆練成了讀心術來著。太太才告訴他,說前一天晚上聽到他在睡夢中不斷地和天使對話,和天使練劍(劍就是神的道,指的是聖經話語)對話內容都給睡在一旁的老婆聽得清清楚楚。

『哦,居然有這種事?』艾牧師聽完了覺得頗有意思,因為在睡醒之後自已全忘了發生什麼事。若不是太太告訴他,他一點也不會知道自已半夜被如此這般的訓練。

『有時侯我常猜測,到底是為什麼要這樣做呢?』我說。『我在想是不是為了要有一天像你們這樣,到處跑來跑去,才會這樣讓我們不輕易安定下來?』

『半夜才是一天的開始呢…』艾牧師笑了。『…對,你的天使們向我肯定了這一點。』

『肯定…什麼?要跑來跑去?像你們這樣?這不會是很快發生吧?』我的聲音顯得有點緊張。

『嗯,不會這麼快發生。不會像我們這樣長期性,有時侯派出去侍俸只會是短期、暫時性的。』

『所以要跑到那裡去?』我問。

『他們沒有講。』

『那你看到的是什麼呢?』我問。

『我看到天使們說:他們倆個要預備好,將要還是要差出去的。

『那會是什麼樣的事工呢?』我問。

『我不知道。我沒有繼續多問細節。』艾牧師說。他笑笑著告訴我,他是個很單純的人,有什麼領受就只說什麼內容,絕不會主動多問細節。省得給自已找麻煩。

『為什麼不想去主動多知道細節呢?』我很好奇。『要是我一定會往下追問。』

『如果多問了,若萬一上帝說既然你已經知道了那就你去做吧,那我就不是給自已多找差事嗎?我才不要…』他接著告訴我,他認為一步步被神帶領的好處有那些。如果他已經知道太多細節,恐怕自已會變得懶墮或是被侷限了。不如時刻都緊緊跟隨主,隨時連線。

我很希奇這樣的態度。竟然有人能夠輕易向神問出答案來卻不想主動多知道!我說:『我的思考邏輯就不太一樣,我是這樣想的:主啊,反正我都逃不了了,那我寧可事前清楚我到底要踏入的是什麼龍澶虎穴!活著做個明白人,就算要赴死也要做個明白鬼!』(死路一條,活路一條

艾牧師笑著提醒我說我們不是耶穌。『只有耶穌才會明知十字架的道路在前面,卻還是勇敢走向耶路撒冷。上帝是很了解我們的!

『也許你說的沒錯!』我笑了。『若真的告訴我實話說我要經過的困難,我大概就會想法子逃走了吧。』別說未來了,若當年有人告訴我來加拿大要經過的這一切六年來會發生的事情,我一定不會出發。(答客問:決定的關鍵時刻 )

主用厚恩待我免去跌倒死亡及眼淚.jpg

我知道自已非常沒有安全感(加上這幾年經歷的太大起伏使我有點心理上創傷後症侯群的現像),所以總想要抓住什麼線索…我想,對未來的不確定是全人類共通的經驗。即使主已經給我夠多線索了,但因為我的信任不足的因素在作怪,所以總是不能輕易地滿足。也知道這個情況只能上帝幫助我。願主多給我平安,使我能甘心樂意地接受未來的考驗,即使我知道這並不容易。我看這情況也沒有什麼解決辨法,和不確定的未來奮戰,是所有服侍者的共同考驗,也同時是學習更多來仰賴神、倚靠神的鍛練機會。我想…目前我所能做的只能繼續充電,在主的同在中得飽足吧!

附註後記:

第二次(一週後)再見到艾牧師,他在禱告會開始前對著大家說:『今天這裡有很多天使!』然後就接著轉向我說:『田師母,上禮拜我看到妳背後的四個天使,還是跟在妳的身後!』我就奇怪他為什麼特別來提到這一點,難到這有什麼特別之處嗎?就因為我身邊的天使平均數比較多?後來在私下對我們夫妻的互動交流及禱告中他才說明出更詳細的解釋,讓我明白說每個基督徒的身邊其實都有守護天使,一個人身邊平均跟著二個是正常的,守護天使們對艾牧師而言是很常見也很易指認出來的。可是這另外四個跟著我的天使並不是守護天使,而是”任務”天使,似乎是身負被派來裝備我的特殊任務,雖然他們不願意說明任務內容及裝備的細節。

我問過,但他們不肯告訴我!』艾牧師苦笑了一下。

所以艾牧師看到這四個任務天使是連續一直跟著我(可能是要直到裝備的訓練工作結束為止)而非執行單次性任務完就離開(很常見的情況)感到有些意外。見到艾牧師夫婦放下了過去的一切來專心服侍主,並且即使在中年之後才被呼召與訓練也能大大被神所用,感到很欣慰,這件事情打破了我的成見,以為最好要從小就被呼召、受洗才能有更好的侍奉根基被主所使用(其實真的是不一定)。我的感想是:只要主願意,就能夠使用任何一個順服的器皿,而且也能夠陶造他們使他們預備好,即使我們有先天生的軟弱與不足。這就是認識頭幾次見到艾牧師的情況。我感到非常地感恩!主很巧妙地透過他們的見證和分享給我帶來了許多的安慰和印證,也透過了他對我們的服侍與禱告很大地鼓勵了我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倫 的頭像
雪倫

展開屬天翅膀 如鷹展翅上騰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