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service/tmp/2009-01-28/tpchome/1797883/282.jpg  

 

2014年一月中到三月中,我回到台灣渡過我兩個月的假期。在這個期間不但是我的休假和探親之旅,更是進修和自我探索之旅。我帶著許多的疑惑、情緒上的衝擊和起伏,來到上帝面前來詢問:這一切的發生到底是為什麼?很奇妙的,上帝透過一連串的事件回答了我的疑問。不但如此,祂的安慰和鼓勵,織成一個大網,讓我安歇在其中,給我能量和勇氣,繼續前進。我要分享的,這一連串我與上帝之間,問與答的故事。這篇文章是其中的一部份啟示。

 

我提出的疑問是:主啊,為何是我?我既沒有根基,又沒有受過訓練。我甚至受洗未久(接受求婚時才受洗兩年多),還搞不清楚怎麼當個基督徒,就成為了一個師母。究竟是為何選我做師母?這是一個我擔當不起的責任啊!

 

故事要回到十年前(2004年),我曾經上過一個整天的課程。工作坊的名稱叫做“尋找我的天命道路”。如果我記得的沒有錯,當年好像也就是我受洗的同一年,不過課程是受洗前還是後上的,就真的不記得了。我記得課程裡頭有一個靜坐練習,講師引導我們進入天父上帝的天堂寶庫。我們進入了藏寶室,我打開了一個抽屜,拿出了三樣上帝賜給我的珍寶,然後細細地玩賞一翻。練習結束,同學們輪流站起來討論自已收到的是什麼禮物。我還記得自已也曾經站起來,分享我的三項禮物:一枚哨子、一串珍珠項鍊,以及一件透明的隱形斗篷。(用我腦中有限的資訊,形容起來很類近於小說中的哈利波特的那一件)

 

當時我真的一下子不明白我所收到的禮物,只能勉強就著字面上的意思去猜,同學們也很幫忙,出了許多的意見。當時的我是一位已經任教多年的兒童美語老師,常常拿哨子當作教學以及帶活動的輔助教具,所以自然而然地認為哨子代表的就是教學能力。珍珠項鍊聽起來很華貴,同學們很理所當然地幫忙推論下去:應該是指妳以後要幫助的就是一群有錢的女人。至於隱形斗篷,大家想破了頭,也就實在是推論不出什麼結論來。事情就這麼被放著一邊,事隔多年後偶爾同學聚在一起聊起來,還有一位女同學清楚地記得我當時侯的分享內容。

 

快轉了十年後,我受洗了,結了婚,移民到加拿大,甚至搬了家,不再做老師,改稱做師母了,時移事易,我們都早已不是當年的我們了。不知怎的,在我回台灣的這一個旅程,我不斷向上帝提出的問題當中,這個陳年舊事,不知怎麼的從我的記憶庫中被提調了出來。

 

因著回台灣的緣故,我有機會去趕趟參加到一次輔仁大學的圍棋社的社團餐聚。我們笑談著當年的社團從衰到盛,再由盛轉衰的過程。當年圍棋社只是一個陽盛陰衰,由一小群只會埋首下棋的學長們苦苦撐著。後來我加入社團後,人氣漸盛,團隊聚集建立,最後頂盛到人氣全國屬一屬二,由我獨排眾議,鼓勵並且輔佐當年的劉社長(我當時任副社長)連續接辨二年全國大專盃圍棋賽,風風火火地請回旅日國手林海峰回國主持開幕儀式的程度。(當時我也不是公關背景,真不知道我小小年紀那裡來的天生公關直覺,在團隊合作之下簡直是發揮得淋漓盡至)至此之後社運昌隆,不在話下。但是我們一畢業之後,社團的人氣一洩千里、風光不再,昨日黃花不能再回首。能力雖強卻力挽狂瀾不成的接手學弟也不住嘆氣說:『學姐,像妳這樣的人才,真的很難尋啊!』就在我們說這話的當下,聖靈輕輕地在我的心中觸動了一下,當時就像是有跑馬燈似的在我的眼前閃過:影響力,號召力,凝聚力,吸引力這,才是哨子的真正意含。我很難形容那一秒之間,許許多多的資訊突然之間拼湊成形(許多的事件快速地在我的眼前閃過),變得有意義起來了。原來如此~!原來這就是上帝早就賜給我,是我身上的特質之一,並且早就給我機會鍛練我,讓我把這樣的影響力放大打磨發光,就從我十八歲時參加的圍棋社團開始。圍棋是一門艱澀難懂的學問,就像是福音一樣,而我老公就像是當年只會埋首下棋的學長們一樣書呆。我當年如何幫助圍棋社的棋呆子們宣揚圍棋教育,難怪如今就被上帝徵召預備,來輔助我的書呆子老公在異國他鄉的外邦人當中傳揚福音,實在是再合理不過了。

 

回國的期間,我參加了靈糧堂的輔導中心的會談。裡頭的輔導幫助我看到了我的第二個禮物:一串珍珠。珍珠的形成,每顆需經時至少2-5年。原是由沒有預期的傷害異物,進入珠蚌開始。珍珠之所以寶貴,是因為它們是由真正的生命所凝結而成。經過痛苦的粹練而凝結累積成的智慧精華,有著溫婉柔和卻不耀眼剌目的光芒,反映出內在屬靈的美好品格。

 

今天的靈修,聖靈又輕輕地提醒我:不是每一個蚌殼都能生出珍珠來的。這在於每一個人的選擇。痛苦和傷害是每一個被上帝給予的機會,或著,經受醫治,靠上帝的恩典與能力用正確的方式回應苦難可以化眼淚為祝福; 或著,被苦毒、抱怨、責怪他人及仇恨來淹沒,化作癌病或是憂鬱症,接著吞噬掉自已及週圍的人。這樣的人帶著傷痕,屍變成僵屍,再去無意識地撕咬傷害別人,把變異過的屍毒再傳出去。這兩種人,我們或者都遇見過(或者被咬過?!),問題是,我要選擇成為那一種人?(發現了珍珠和腫瘤居然本屬同源,實在是叫人吃驚!)

 

這是條不歸路,而選擇在我手中。這是一項來自上帝的邀請,也是一項挑戰。我願意嗎?轉化的能力,是上天賜予的恩典能力:

 

化危機為轉機,

轉挑戰為鍛鍊,

轉苦毒為喜樂,

把埋怨變化為感恩,

將傷害化為醫治!

 

我們是珠蚌,上帝是養珠人。珍珠之所以不容易形成,不是因為異物、不預期的傷害不多見。想要在人格之中形成珍珠,需要的是不間斷的決心與堅持,持續不放棄的意願和選擇,來放下身為受害者的甜頭和放棄指控和責怪的權利。要來放下喊冤及報復的渴求,要來願意交托和被醫治。願意把對公義及天理公平的渴求,仰望交托給我們的主,全能的神,不再掌握在自已的手中。原諒、饒恕,用愛包容。這些,很少人能靠自已做得到,所以才珍貴難得。(關於珍珠項練的其他意含,請詳見文章:智慧老人的禮物!)

 

最後一個禮物,也就是最難理解的禮物:哈利波特的隱形斗篷。在前兩個禮物被顯明之後,我百般思量仍不得其解。所以就在假期結束前的最後一週,我放棄猜想,直接禱告求問天父:主啊,你好不好就在我返回加拿大之前給我一個明白、告訴我答案吧!我真的猜不出來啊!第二天在生命樹國度教會,靠著小組長、陳傳道及劉牧師的幫助,答案真的就被輕易地一語道破了:隱形斗篷指的是聖靈的遮蓋,以及上帝的保護。(關於斗篷的其他意含,請見文章:以利沙的外衣。)

 

聖靈是隱形的,可是就在我們的週圍,也在我們的心中。一但我們啟動禱告進入內室,就像是張開一個隱形的帳蓬一樣,和上帝訊息直通。在內室中,我們因著聖靈的能力,可以得安息、得力量、得保護、得安慰、得指引、得勸勉、得醫治、得智慧……聖靈的同在如此奇妙,是從天堂來的禮物,就如同隱形斗篷一樣不屬凡間,但卻是身為基督徒,每一個屬神的兒女們早被應許的禮物。最令我感到讚嘆驚喜的是,十年前早在我甚至不明白“聖靈”這個概念的時侯,這個禮物不但早就被賜給我了,而且還用了一個最相似的比擬法來暗喻成一個小謎題讓我費盡思量(的確是一個令我印象深刻的妙招),就像一個錦囊的妙計一樣,讓我在十年後最需要的時刻,解答我,安慰我,給我力量。你說,這是不是一個奇妙的、令人讚嘆的,甚至可以說是有點淘氣的天父呢?!

另一個關於這個禮物的領受是在於被隱藏的哈利波特這幾個字句上。我們都記得,深謀遠慮的鄧不利多校長,在哈利波特成年以前,將小波特隱藏在麻瓜親戚的家庭中,受盡折磨與欺凌。當時的副校長不能理解為何要如此做,這樣的一個收養上的安排,不就是已經宣判了這個孩子未來十幾年的苦日子了?! 但是校長明白這個孩子將來的使命重要而艱難、恐怕他的名聲太過響亮超過他能理解應付的,反而阻礙這個孩子的成長了。所以特別將孩子隱藏在麻瓜的世界當中,等到時機成熟,再踏入魔法世界迎接挑戰。這也是一個特別的保護安排,是小孩子所不能理解的。(另一個來自聖靈的解答,解釋了為何我如此晚才接受洗禮進入魔法世界!)

 

當所有的答案都揭曉之後,一切都明白了。何以我能夠在苦難的家庭中成長,歷經家庭破裂、嚴重的家暴、忽略、長期的校園霸凌、長期體弱患病住院不斷、歷經數次腫瘤切除、二度憂鬱症的打擊、車禍意外及移民的艱難險阻,為何仍然能夠屢屢悻存?若不是上帝的保守看顧,再加上祂在母腹中造我的時侯就把那種樂觀、勇敢、堅毅及不輕易放棄的精神造在我的裡面,我那裡有可能經受這一切而不被壓傷呢?

 

感謝天父,我奇妙的主。我一直以為我遇見基督教,自已選擇受洗。其實,天父早就撿選了我,磨造我,要讓我為祂所用。我遇到了誰,嫁給了誰,去到了那裡,其實全都不是意外。我一直在祂奇妙的計劃底下而不自知。主啊,你何等可敬可畏啊!一但當我透過上帝的眼光輕輕的一瞥視過我一生的幾個點線的藍圖,我就知道我的這一生一直都在你的手中,由你所看顧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倫 的頭像
雪倫

鳳凰女的冒險旅程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