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87907_10208654363372357_1553294533_n    

說還是不該說?

到來的訪客

吳老師要來訪問卡加利了。這是早在二年前卡城的教牧同工會就已經安排好預定下來的2016年研經及培靈特會講員,是我們許久前就已經知道的。畢竟能夠在國外見面是難得的機會,我家老爺決定把握這機會,希望和這位他的神學院恩師一聚。

為師為父

雖然是我老公的神學院老師(以及神學碩士的論文指導教授),但是因為幾次碰面的機會,和吳老師有不少次交流的機會。除了是曾經參加過我們婚禮的座上賓之外,若是回到台灣,我老公就會去主動回母校去拜訪老師敘舊。吳老師曾經在參加完我們婚禮之後,給予他對我們的鼓勵與祝福!我們在婚宴上以一曲華爾滋舞表演來答謝來賓,吳老師深表驚訝,他搖著頭不可置信地對我說:『妳對他有著很積極的影響力!我從來沒有看到Daniel表現出這麼熱情和敞開的樣子!』從老師的觀察中,我意識到他是一個不看外表和條件的人。在其他的牧者還在質疑我嫁給傳道人資格”到底夠不夠的時侯,他就已經能看到些別人還看不到的重點主啊,為何是我?

/home/service/tmp/2009-01-28/tpchome/1797883/422.jpg 

上圖:書呆子居然會跳華爾滋!此舉著實嚇了神學院的老師和同學們一跳!參考:回顧我的成長經歷(下)

他也在我們新婚之後一個月去華神拜訪他時,第一句話就問我:『跟我說,他有沒有欺負妳啊?』讓我充份地收到他對我的關心。見多識廣又具有充份牧會經驗的吳老師,問話常直接問到了要點上。我們上一次(2014年二月)回去我家老爺的母校神學院探訪並且和老師聚餐,老師知道了我們剛受聘去一家教會,單單就從當下安排我家老爺在教會服侍及講道機會次數稀少這個資訊,就能敏感到立刻問我們一個問題:『你們有沒有遇到老牧師沒有安全感,會排擠新來傳道人的狀況呢?』我們聞言,夫妻倆人對看一眼安靜沉默了幾秒,沒有回答。吳老師很聰明,也許沒有回答本身就已經是一種回答。雖然我們什麼也沒有說,但是在告別的時侯,我回頭一瞥看到老師沒有立刻離去,他望著我們離去的身影眼神裡帶著若有所思。牧會這條路,有著太多的苦衷,說了恐怕會造成其他問題使事情惡化,不說熬著其實也很痛苦…這難以說出口的無聲勝有聲,我知道老師心裡是很清楚的。雖然老師學問很大,著書很多,但這些都不是我所以在乎他的意見的原因…我根本就不在乎他的學問有多少。我在乎他的意見,是因為知道他在乎的是我這個人本身。有句話說的真的很對:No one cares about how much you know, but they care about how much you care.

 

哥林多前書 4:15
你們學基督的,師傅雖有一萬,為父的卻是不多,因我在基督耶穌裡用福音生了你們。

我對他的認識,不是從他的學經歷而來,而是和他真實的互動而來的。我認識的牧者中,有恩賜、有學問的很多,自稱是聖經教師的也不少,但吳獻章老師是少數我認為是有真實的為父胸懷,也是願意成全他人的牧者。

糾結的心情

等到這次見了面坐下來,照著常理老師就要問一句:『你們最近好嗎?』(跨國搬家從Canada至USA紀錄(上))『預備下一步怎麼辨?』(為什麼是Wichita, Kansas, USA? )或者是Sharon要去找份工作嗎?』(與我的命運相遇/Meet with my destiny. )光是這些簡單的問句,就能讓我猶豫半天,不知怎麼回答,這可不是我的個性!說實話嘛,發生了這麼多事情,一下子也不知道從何說起,更何況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實在很離奇,連我親身在其中經歷的人都不能理解難以接受、反覆求問一再確認,又怎麼期待別人立刻能理解呢?為什麼我會有這種顧慮?仔細回想,我在跌跌撞撞地摸索自已發生什麼事情以及搞清楚上帝的帶領究竟是什麼意思的過程中,面對別人的反應實在是有太多次的負面經驗了,難怪我心裡有糾結啊!

第一次興沖沖地告訴一個屬靈長輩說主親自呼召了我,他的反應是:『我看妳還是別想東想西,在家好好做飯就行了!(當人看我為不配時 )』第二次和一個資深的師母談到主帶領我的經歷,她懷疑我是被邪靈附身使我被重重地打擊,結果主因此趕緊派了人來緊急救援我差點被冰水給澆熄的微小信心(屬靈的盟友~印證)。第三次是在面試的時侯被對方主任牧師懷疑說我們兩個屬靈層度落差那麼多,怎麼會把我們倆人配在一起?讓我覺得倍受屈辱(對,我就是不配!So what?我還是要侍奉主! )。第四次我和另一個資深的師母請教如何才能做好一個師母,她給我的建議是我不適合去牧會,為了安全起見讓我還是去找份工作或是學鋼琴比較容易點(師母密集班心得感想 )!

幸好主的恩典極大,祂的保護和看顧也無所不在。透過一連串清楚的帶領,祂不但用了一連串的經歷來反覆印證直到我完全沒有退路,投降在祂的腳下選擇完全順服為止(底波拉的恩膏?~印證與帶領 ,又派人來保護、安慰、勸勉(預言:對於未來,該多知道嗎?! )讓我知道我不是唯一一個被主這樣帶領的僕人與使女

屬靈父母親的重要性

我是家中第一代也是唯一一個基督徒,既沒有上過神學院,信主時間也短,牧會經歷和屬靈生命就不用說一定是乏善可陳了。相較於結婚時從男方我先生那邊來參予婚禮中冠蓋雲集的牧者來賓所顯出來的五代基督徒又從小信主、加上六年神學訓練的師生同袍情誼所累積出來深厚的資源、屬靈遮蓋及豐富祝福;我自已真的是兩手空空,除了擁有主自已及願意跟隨的決心之外,其餘的簡直是一無所有。多少次,我覺得自已根基完全不足,但是挑戰實在太大,一次次在風雨飄搖中常常懷疑自已究竟能不能撐下去。主的恩典的確一直夠用,不過祂倒是也沒有讓我閒著,透過了出國移民加上植堂這幾年下來又是經火又是過水的操練,給我上了狠狠地一堂又一堂的密集班補課(答客問:決定的關鍵時刻Calgary卡加利,我們蒙福之地!)。我曾經問自已,有必要誠實以告嗎?就繼續隱藏,讓人覺得妳有”師母的角色”就行了,至於主有沒有對我本人有呼召,自已知道就好,何必一定非要得到別人的肯定與認同呢?我也自問,就算吳老師不相信我的經歷與呼召,我會就因此不服侍主、不回應祂的呼召嗎?當然不會。那既然如此,他也沒有必要一定要知道,不是嗎?在和老公就這件事深談過後,他像個鏡子般地幫助我比較清楚自已的心態了:用結婚來比喻,雖然嫁誰娶誰是我自已的選擇責任也必須我自已承擔,但是仍然希望得到父母親的祝福。主祝福我,給我了亦師亦母的友情及代禱同伴,所以在屬靈的母親祝福上我沒有缺乏上帝預備的屬靈同伴~艾莉莎。也許就是我的心結…老公幫我分析出了結論:我的生命中一直十分缺乏真正能關心及信任父親的角色人物(回顧我的成長經歷(上))。或許就是因為這個情形,所以我在面對父神與祂建立互動的信任關係上有頗高的難度(妳相信我嗎? )。老公和我彼此約定,以後要成為能夠關心人、建立人的屬靈父母親,因為這個世代實在太缺乏這樣的角色了!祝福的力量~父親的屬靈權柄 

神帶領的美意

主一直對我們的帶領,讓我們把信心、盼望和肯定建立在神自已身上,而不是人的身上。雖然很多時侯我不理解神的帶領,也不知道祂為什麼賜給我這麼惹爭議的恩賜與呼召,然後再把我們放在這個這麼保守教會環境裡。但我相信我雖然現在不理解,但以後就能慢慢理解了。透過這次吳老師的來訪,也透過這篇文章,我整理了自已的心情也寫下了這個過程,對我而言也算是個收獲吧。

 

天父愛我.jpg  

 沒有靈的父親,卻有天上的阿爸父!】補充記錄:

因為五月初遇到吳老師來訪可以重聚,我注意到自已有一些微妙的心裡的掙扎。便透過寫作整理自已,探索一下這些糾結的源頭是什麼?(欲言又止的糾結心情~吳老師來訪之前 )結果很有意思的是,在我寫完這篇文章並且寄出給老公和吳老師看過後的第二天零晨(四月二十七日:聖靈工作(35)四月2016傳遞火盃? ),我被叫醒的時間是2:00AM,2:08AM, 2:16AM!我立刻就注意到十六是八的倍數!也許這是阿爸天父傳來的摩斯密碼,告訴我說:妳怎麼會說沒有父親呢?我在這裡,我就與你們兩人同在我有些猶豫…也許是我想太多了。四月二十八號早上,我被叫醒的時間是2:05,2:08, 2:18AM諧音就是 兒,我,兒,你爸,兒是爸!

天父真是貼心!這不是第一次祂用數字密碼來出聲表示了祂的同在,…我收到了。聖靈工作(19)零五年五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倫 的頭像
雪倫

鳳凰女的冒險旅程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